日本短宣異象分享 梁廣沅


自上帝呼召我開始,我帶著禱告的心來到上帝面前,渴望進一步尋找神在我生命中的心意。對於日本這個地方,上帝沒有讓我領受震撼人心的異象,也沒有讓我看見清晰的告訴我要作甚麼事,上帝只向我闡明了一個簡單明瞭的事實:上帝愛日本人。我在今天也帶著信心的告訴主:我願意更深明白耶穌你對日本人的愛,求你顯明你的旨意吧!

我的女朋友有半年時間參加了在南非的宣教訓練,在她受訓的同時上帝也慢慢教導我,令我眼界慢慢擴闊,開始學習世界有多大,了解福音的需要,我們的主是以怎樣的眼光看世上的人?說來也是慚愧,過往雖有參加過幾次教會少青的短宣隊,但也沒能清楚自己的使命,其中的經驗現在才開始慢慢消化,真正體會「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不論甚麼地方,人真正需要的是主。令我開始思想宣教在我的召命中是怎樣的位置,求主告訴我祂對我的心意,祂希望我怎樣服侍這「未得之民」?

禱告的過程中,上帝讓我想起一件事。幾年前,曾有一位在日本北海道服侍的宣教士來到我們教會分享,她本來是一間大教會的傳道,上帝很祝福她的事奉,透過她的工作領了很多年青人信主,建立了一個很大很大的青少年牧區。上帝卻在她事奉的高峰中呼召她。上帝要她放棄香港的事奉和成就,來到日本做教會與日本人中間的橋樑。這個呼召漫長、也不浪漫,在她的分享中,我看見滿滿的挫折、疲倦和孤獨。我不明白有甚麼原因叫她繼續,上帝給她有能力、有恩賜、有果效,退役回港做一個傳道人,這不是更好嗎?這選擇受苦的心態我不明白,直到我自己奉獻立志全職服侍,還是不明白,但我佩服這份氣概。上帝感動我為她的事奉祈禱、也為她服侍的民族祈禱。

把奉獻連繫上捨身,把宣教連繫上日本,帶著這一系列的問題,我在上年年頭參加了一個有關日本宣教的宣教動員聚會。我想開放給上帝,讓祂教導我。主在聚會中讓我看見日本很少人認識神,教會缺乏牧者,很少年輕人,與外面社會形成了一個很高的門檻,社會壓力很大,人的心很剛硬、卻很痛苦,這是我在香港從未想象過的環境。上帝當晚透過一首日本詩歌感動我,我不會日文,只能從翻譯明白歌詞的內容:「在主面前跪下,從心底讚美,你永遠是我的神」。看見身邊的日本人在上帝面前高聲宣告耶穌是他們的主,我很痛心,他們是上帝創造的民族,卻幾乎所有日本人都不認識他們的父,我渴望有一天可以看見日本整個民族在主面前,承認耶穌基督是日本人的主。想到這裡,我就忍不住落淚了。

晚上回到家中,我對那首詩歌念念不忘,它讓我知道日本人有多麼需要主,也讓我感受是耶穌基督才是他們的出路,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歌名和歌詞,只有「在主面前」這個線索。花了一整晚尋索,始終無功而回,在睡覺之前,我向上帝作了一個這樣的承諾:主啊,我感謝你今天對我的教導,我真的很想再聽到那首歌,但我知道一切掌握在你手中,我不求現在馬上知道,但求你在我再次聽到這首詩歌的時候,我可以記起今天對日本人的感動,和你對日本人的愛。

第二天,我在團契中分享這個經歷,得知當日團契週會剛好是請來了一位日本準宣教士作分享,我心想日本宣教士很有機會認識那首詩歌,上帝的安排永遠超過我們想象,團契分享的準宣教士正正是昨天領詩的弟兄。上帝不單聽我的禱告,還安排了最合適的人回應我的禱告,上帝馬上回答我,祂對日本人的心意,是否也急不容緩?這個奇妙的經歷讓我開始認真地求問上帝,正如我向上帝作的承諾:我願意去了解你對日本人的愛。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日本正步向屬靈上的滅亡,被社會砸碎的自我、世界第一的自殺率、色情行業的興隆日本人看世界的顏色,和我們有不同嗎?上帝愛日本人,這是奇妙的恩典,也許是因為上帝愛日本人,才會給他們民族獨特的文化、恩賜。也因為祂渴望祂的子女回歸,才會寬容日本,不願有一人沉淪,願人人都悔改。上帝愛日本人,所以才會呼召千千萬萬工人放棄自己的事奉和成就,來到日本開荒吃苦,作無果效的工。

正如我所說,上帝沒有讓我領受震撼人心的異象,也沒有讓我看見清晰的告訴我要作甚麼事,我只想回應向上帝作的承諾:我願意學習主對日本人的愛。經過一年的禱告等待和預備,我願順服,嘗試以信心回答主的邀請,我決定在我大學畢業和進入神學院的一年間,抽6個月的時間到日本工場學習,這個短宣對我而言是一個機會去探索未來的事奉路。20187月開始我會先在泰國接受差會為期一個月的東亞洲宣教訓練,20188月至20192月我將會到日本北海道的札幌進行為期六個月的短期宣教體驗,我將會加入一隊名為fmZERO的國際宣教團隊,對札幌的大學生作福音工作。邀請大家為我禱告(詳細代禱需要記在代禱卡)。期望可以在宣教士的身上學習宣教的屬靈特質,嘗試長時間(相對一星期的訪宣)向不同文化的人分享褔音,將異象帶回黃埔堂,建立差傳的使命人生,求主顯明祂的旨意罷!

宣道會黃埔堂2017年報

黃宣家去年(2016)神奇地購得同座大廈一層相連4個單位後一直都在考驗堂會的承擔力感謝主,一年過去了,平安、豐足、有餘!增添的空間亦已可用即用,不過未來如何配合教會工作,仍須等候重新裝修的契機!

2017的年題是「操練在主殿,作光在人前」。「操練在主殿」意味教會中的培訓和造就。在九月我們展開了第一次「綠色門徒」課程而初級的「紅色門徒」則報名人數不足取消。今年教會各部共舉辦了7次講座,可謂十分熱鬧涵蓋家長、身心健康、社關及福利等範圍,讓弟兄姊妹在知識上增添不少。主日課程亦有新嘗試,有差傳課程廣邀同道前輩分享不同的差傳/宣教課題 ,而社關課程則請明光社同工教授,均反應良好。

黃宣不多辦佈道會今年卻有兩次十月份「最偉大源是愛」講員為余德淳博士;第二次於十二月,黃埔讚美操主領聚會,本堂協辦,並由本堂同工杜幼珊傳道負責講道。除一般佈道活外,今年亦嘗試不同佈道方式(例如行山),以接觸肢體的未信親友。

新設立的「金燈台部」踏進第二年,「作光在人前」的工作可謂相當頻密,大多以街坊為服務對象。除了講座,幼兒遊戲組共辦了7次之多,而大型的健康檢查有兩次,檢測範圍包括血糖、脂肪、膽固醇、骨質疏鬆,以及中醫、醫護和物理治療諮詢等等,並有佈道隊配合工作。另一重頭戲為九月開始的小學功輔班,服務對象為低收入家庭的子弟由開始至今,學生和家長都十分欣賞這服務和一眾工作人員

還要一提的是幼兒遊戲組將於來年改由兒童部負責而今年兒童崇拜小學級由二班增至三班都突顯兒童工作的需求求主供應夠用的服侍人手。

人事方面今年有6 人受洗加入教會,4位兄姊息勞歸主。本堂差派之宣教士張志威司徒美芳夫婦在九月出發到巴西工場。另一位本堂支持之宣教士小琴在台灣完成碩士課程後亦已重返舊工場。九月黃宣聘任了兩位年青人為事工幹事,目的為培訓本堂會友,預備他們投身全職事奉,為神家儲備同工兩位同工亦已計劃一兩年內到神學院受造就。

2018的年題依舊採用2017年的「操練在主殿,作光在人前」,我們需要許多的人力物力求主供應盼望眾肢體興起,同來以行動榮耀上主

【本報告將刊載於宣道會2017年報,並於本週六員大會中派發】

37屆受洗新葡見證

向宇

得蒙主的恩典,我出生於一個小康之家。當時正是 “少年不知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在中學時有老師常言道人生苦短,不知是不是聽多了,潛移默化底下,故此碰到一點小事如考試默書不高分,或者長得無別人俊美,便說人生苦短,說出來倒是令人笑大牙。

記得決志信主的時候是中學三年級,一位老師帶我信主的。她有一次主動約我,到了一間只有我們兩人的課室食午餐,起初的我有點害怕心中擔心不知是不是犯了甚麼過錯。原來我是一個她想傳福音的目標學生。在飯局裏依稀的印象中她有講過基督的救恩,但具體內容實在是記得不太清楚。我想是太想離開這飯局,或者是不太想有下次聚會,又或者是不敢得罪了該老師,便草草地決志信了主。

到了中學五年級時,有位好友在得悉我已曾經決志,但又未去過教會覺得奇怪,便邀請我回了此教會,即黃宣家。在此家中慢慢認識上帝,獨一的真神。

中六暑假時,正籌備着一個代表中學的科學展覽時,不意發現自己全身水腫,立刻送院檢查後,發現得了腎炎,需長時間服用一些很毒的很多副作用的藥物,同時需要即時休學。在相近的時間,很疼愛我的祖母、祖父亦因病相繼離世。然而因為身體的不適,不能在他們死前陪伴左右,甚至不能在他們生前見最後一面。因為中七的公開試臨近,各同窗都忙於備考,我只能靜靜地在家中休養。面對的境況有不少未知數,當中不乏有不少次的腎炎復發,情緒時也感到失落,當靜下來的時候,也會想起上帝,也會禱告問上帝為何會這樣,為何不能如其他年青的同窗一樣健健康康上學,預備考試。

上帝的恩典並沒有離開,身邊出現了不少天使。父母是我的天使,時時都會勉勵及安慰我:“不要放棄,不要心灰,總會有希望;教會的弟兄姊妹是我的天使,雖然接觸時間不多,卻都很記掛着我,不時到家中探訪問候;同學們是我的天使,細心地把老師上堂的重點整理下來給我,好讓我能更易掌握學習的要點;老師們是我的天使,為我打了一支強心針,有位老師特意為我買了一部能寫筆記的電腦,連副校長也勉勵我說如果這次考得不好,一定會留一個學位給我。

因為可以放心地應考,壓力自然也少了,考試成績竟然不錯,考入了心儀的大學,心儀的學科。

從中學高考一路走過到現在,確實經歷過許多波折,老實說,我的疾病也不知道是否完全痊愈,生活許多樣事情都時有不順,總想到自己有許多困難,但回想起高考那麼困難的時期到已經安然渡過,甚至因為這個疾病,我踏上了中醫的這條路,全是上帝的恩典若不是祂,我不會有這麼好的父母、弟兄姊妹、朋友、老師。我不會那麼喜愛我的工作。

過去每一次面對困難總是心感驚慌憂慮,例如每一次驗小便總是十分害怕,對苦難有着負面的感覺,然而上帝改變了我的看法,對苦難的看法開始變得更積極若果不是這苦難我也不會更認識上帝,不會更懂得感恩。聖經上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向你們所定的 旨意。(帖前5:16-18)。在從前一定會問生活那麼艱苦,怎能凡事謝恩實際上當我全然信靠上帝後,總能察驗祂奇妙的作為,在困苦中祂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

願神的看顧,望在今後在不斷跟隨上帝的腳步,能輕鬆說出“而今識盡愁滋味,卻道天涼好個秋,更能讚嘆上帝恩。”

黎明輝

我本人出於極貧窮家庭,一家11口:祖母、父母,及八弟妹,本人排行最大。因食指繁浩,生活極清廉。中學F.4已懂得賭博;如打麻雀、賽馬運動等;家庭經濟困境不容許參予太多賭博活動,惟有走歪路,甚至偷盗!拜祖先及偶像,希望託祖先指點迷津,能扭轉乾坤,但結果事與願違,輸多贏少。現時本人非常自律,不致沉迷,適可而止。

因生活貧困,年青時不長進,不勤勉努力學業,甚至乎逃學,與壞份子結伴,自少講大話,當面對不如意事故,無解決辦法,便對弟妹、家母發脾氣,大聲呼喝;年青時與弟妹關係不融洽,不懂得尊敬家母。

最大罪是不信耶穌,拒聽福音,家人勸喻參予教會主日崇拜,本人內心堅拒,心門打不開接納神。一次偶然機會,跟隨家人參予教會主日崇拜,細心思維,覺“今是而昨非”、“子欲養而親不在”,心門慢慢打開,接納神進入我內心世界,接受耶穌基督救主,主的寶血洗淨本人的罪成為新造的人。

我承認自己是罪人,本人相信若認自己的罪,神是公義,必會赦免我本人的罪,洗淨我一切的不義。

多聽福音,本人脾性慢慢變得溫柔,語言變得少了粗俗;懂得關心別人,與弟妹關係破冰封,多了份親情,少了份相互對駡。感謝神,眾弟妹慢慢接受阿哥嘅真誠行為等等。

蕭影梨

大約在四年多前,家裡發生很多事,姊姊身患重病,進出醫院多次亦做過幾次手術!非常擔心、憂慮情況之下,接二連三有不幸的事發生;我三妹亦同年患上肺癌末期。多重不幸的事降臨我們身上,再加上工作壓力,令我每晚都輾轉返側,不能安睡,在傍徨無助之際,令我很想尋求神的幫助和安慰。在童年時曾就讀聖公會主恩小 學,亦曾到教堂崇拜,聖靈的種子深深埋藏在我心深處。此刻聖靈種子再次發芽,令我渴望尋求神,再次得著神的幫助,我積極尋找教會崇拜,在時間上配合是有困難,因為我星期天是要上班的。我細女兒陳詠詩也曾返過黃埔堂,她對我說:“可以試試這間教會,而且陳牧師很好啊”。我細女兒已在澳洲居住,不能帶我返教會。於是我上網尋找到黃埔堂地址,在某一個星期天早上8 時,初次返黃宣家這個大家庭,這裡的教牧同工和弟兄姊妹都給人感覺很親切溫馨,在這裡也得到關顧、牧養、成長,心裡很平安,感謝神帶領。

陳芷翹

我會說自己是中四才“正式”信主。雖然自幼稚園以來已開始聽耶穌的名字,會禱告,會看聖經故經,但其實當時我並沒有主動去認識這個信仰(聖經故事就真的是故事而已),而耶穌基督與我的個人生命沒有太大關係。直到中四的時候被朋友邀請參與學校團契,才真正的開始認真看待這個信仰。記得當我第一次參與團契聚會時,敬拜裡有一首詩歌《普通的人》,歌詞令我覺得不論自己有多微小,但神都愛護看顧,這份愛和肯定令當時自卑的我很受感動,於是我便想更多了解這位神。

中學團契雖然沒有幫助(小組裡大部份都是男生,但我找到閨蜜),給予了我一個穩定聚會,和在公開考試時能互相扶持的群體。到升上大學時,自己就來到了黃埔堂聚會,而也許因着在中學所建立的習慣,自己亦自然地參與了院校團契的聚會。當我慢慢投入在院校團契當中,亦嘗試了不同崗位的事奉。中學和大學的環境很不一樣,在中學團契只是個參加者的,到院校團契事奉時,所遇上的種種挑戰,從行政、籌劃活動、團友關係等等,都令我有點措手不及,更遑論要面對學業和兼職的壓力了。但感恩的是在承受龐大壓力的同時,我亦看到神如何以衪奇妙的安排去讓各樣事情能夠完成。記得有次我們要舉辦一個營會,但籌備的人根本難以約到開會的時間,營會仍在只開過兩次會議的情況下順利完成了。

我深信若沒有神的幫助,單憑人的一己之力其實難以做到。在院校事奉最重的一年,我漸漸明白人的限制真的很多,有很多事情都並不在人手的控制和掌握以內,不論我們如何努力地去捉緊。唯有創天造地的神才有能力去讓一切的的“不可能”變成“可能”,亦只有認清自己的限制和神的無限,才能讓我對身邊所發生的事情甚至是自己的人生,少些擔憂,多一點的安舒穩妥。至於洗禮的原因,是因為在一次營會中突然被“點醒”,既然自己是認真地看待這個信仰了,那為何不受洗,向人講出自己基督徒的身份呢?這信仰並非只是聖經上的故事或文字,而是與自己有連繫的信仰。我盼望洗禮成為自己「脫去行為上的舊人,穿上新人」的記號,一個生命中更新的標記。

梁淑玲

感謝主!記得小時候家裡都是傳統的拜祖先,每逢節日媽媽都吩咐上香,中學時候妹妹信了耶穌,但當時她讀的是天主教學校,我不知道她信主經過,只知在她飯前禱告被爸爸駡。在我生產女兒時情況危急,被送往深切治療,事後她說為我禱告,我也沒有感覺。後來丈夫需到內地打理他爸爸生意,我們一家也同往住了十多年,孩子們放假返港都會跟妹妹返教會。教會給我感覺是人很多、很熱情,妹妹跟每個人都稔熟,每個人都認識,而自己性格怕對陌生人,尤其是群眾,不喜歡social(現在還有學習空間)。後來跟妹妹一些誤會而疏遠,直至現在也不相往還,好不甘心 ,妹妹也不聽解釋把我判罪。

因為那時情緒出現問題,每日都在喊,開始我學禱告,求神幫助;信主由那時開始。那時候居住順德碧桂園,認識港人基督徒朋友,他們帶我到廣州沙面的一間教會,那地方猶如歌劇院,很大很多人,沒有歸宿感,去了幾次,由於路程太遠沒再去,之後在居住地方好不容易找到住宅內的教會,去了兩個月也沒再去了,因為普通話聽得我吃力,令我不能投入。到了返港居住,好友群心帶我返黃埔堂宣道會,幾次之後我便投入,自行返崇拜,返小組,返主日學,黃宣家給我一份平安,安全感。

在我最艱難時候神讓我平安渡過。我給了自己兩年時間,由我初返教會後不久,Betty問我何時洗禮,我答她兩年,時間已超過了一年,現在是一個right timing。我要做一個切切實實基督徒,我要學基督模樣,求神幫助我,使用我。

2018宣道會黃埔堂福音學堂(第二期)

日期:6/5 – 8/7(逢星期日) 地點:教會九樓(金輝行九樓)

時間:11:15am – 12:30pm

主題:當生命遇見祂

負責同工

6/5

拿但業 1:44-51

楊時彥牧師

13/5

尼哥底母 3:1-15

楊時彥牧師

20/5

撒該 19:1-10

黃寶、黃綺梅導師

27/5

撒瑪利亞的婦人 4:7-26

楊時彥牧師

3/6

迦南的婦人 15:21-28

楊時彥牧師

10/6

多馬 20:24-29

楊時彥牧師

17/6

少年的官 10:17-31

楊時彥牧師

24/6

賣主的猶大 13:21-30

楊時彥牧師

1/7

不道德的女人 8:1-11

黃寶、黃綺梅導師

8/7

彼得 21:15-22

楊時彥牧師

歡迎大家一起探索人生意義及基督教信仰!

(查詢:23648323楊時彥牧師)

最美好的仗(寫在荒涼中) 梁少妍

今天,午堂詩班為主所呈獻的是「最美好的仗」

打仗,不就是戰鼓齊鳴,人強馬壯的嗎?我不禁嘀咕:「主呀!袮要我們打的是怎樣的一場仗? 主呀!你的午堂詩班荒涼! 踏進 2018年,寥寥可數的午堂詩班人數進一步減少, 巧婦難為無米炊呀!」 這,不就是一個黑色幽默的處境嗎?

「不要緊,要是唱得忠心,那怕一個音部只餘一個,神都會悅納的」姊妹那不經意的一段分享如當頭棒喝,震動了我混沌的腦袋!原來「最美好的仗」所指的「美好」,不在於「勝仗」,在於「忠心」!原來,「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羔羊的脂油」—– 我想起士師基甸打米甸人的一場仗。基甸帶著三萬二千人要對戰十三萬五千人的米甸大軍。神要彰顯衪的榮耀,由三萬二人,削至一萬,再劇減至三百! 恁地想到,神要的,只要三百? 那,我還要擔心什麼?

2018年,凋零的午堂詩班要打一場硬仗。今次獻詩之後,我們人數會進一步減少,獻唱次數也因而遞減。(按: 感謝將要離開的詩班員,你們一直多年為主堅守崗位,知道你們今年在其他事奉或崗位上有不可取代的位置,深深明白你們委實也不捨!

我們在這困境當中要學的是什麼? 原來,詩歌已經給了答案 ……

詩歌的編排是由孤掌難鳴、獨力難支的獨唱推進到互相扶持、同一心志、戰意高昂、同感一靈為主高吭凱歌……一切仿似完美作結。但 ! 尾句特意安排女聲獨自清唱 作句號。寄意2018年午堂詩班就算餘下一兵一卒,勢孤力弱,都「願窮盡力氣高聲唱,忠心打那最美好的仗」。就算是在逆境,我們都會以一顆純全忠心事奉的心,為主獻作順服馨香的祭。

舉目觀看,午堂詩班苟延殘喘的情況只是冰山一角 。黃埔家各部事奉單位 ,差不多由「一人一音部」快演變成「一人一部」! 兒童部急聘導師,金燈臺部需要大量人手,少青、成青、常青、敬拜、傳道、栽培、關顧各部名單多年不變,長期事奉的肢體沒有輪流互替休息機會…… 「我的殿仍然荒涼,你們自己還住天花板的房屋嗎?」(哈該書1:4)(借趙傳道2018年首的講道經文)

弟兄姊妹,你,願意將年題「操練在主殿,作光在人前」在你的2018年流動嗎?

我給你的挑戰,你懂的!

廣 場

2018年第一季祈禱會

2018

主題/專題

主題內容

負責單位

1.3

一個字頭的誕生

為新團契

趙傳道

1.10

一年之計在福音

為新一年福音工作

傳道部

1.17

一年之計作燈

金燈臺服侍計劃

金燈臺

1.24

一對字句的更生

為教會主題實踐

陳牧師

1.31

各單位好嗎?

為各單位人手及需要

同工

2.7

心靈好嗎

福音小組-生命歷奇

/

2.14

澳門宣教實錄

宣教士陳佩貞姑娘分享

差關小組

2.21

互相祝福

新春團拜

同工

2.28

身體好嗎

服侍身體檢查

金燈臺

3.7

未來祈兵

為黃宣兒童事工

兒童部

3.14

短宣祈兵

為短宣活動禱告

傳道部

3.21

澳門訪宣體驗

少青門訓的服侍

少青部

3.28

3.30

受苦節晚會

敬拜部

宣道會黃埔堂福音學堂2018第一期)

7/1 – 25/3(逢日)11:15am – 12:30pm ~ 教會九樓(金輝行九樓)

日 期

課 程 內 容

負責同工

7/1

離開安全地帶 5:1-11

楊時彥牧師

14/1

患病見真情 2:1-12

黃寶、黃綺梅導師

21/1

贏在終點線 2:1-11

楊時彥牧師

28/1

史上最強笨豬跳 5:1-20

楊時彥牧師

4/2

驚得有道理 4:35-41

黃寶、黃綺梅導師

11/2

眼盲心不盲 9:1-41

楊時彥牧師

18/2

農曆年初三暫停一次

25/2

民以食為天 6:1-14

黃寶、黃綺梅導師

4/3

信心水上漂 14:22-33

楊時彥牧師

11/3

神跡的迷思 4:46-54

楊時彥牧師

18/3

與眾不同 17:11-19

楊時彥牧師

25/3

不要怕,只要信!5:21-43

黃寶、黃綺梅導師

歡迎大家一起探索人生意義及基督教信仰肢體亦可陪同出席

(查詢~23648323楊時彥牧師)

讀經遇到難題嗎?團契負責帶領查經需要找參考資料?圖書角幫到你!

《新約研究透視》出版社:基道
作者:黃錫木 (Wong, Simon S.M.)
新約聖經中寶藏無限,但尋寶也得有個方法。本書不單介紹了新約書卷的內容,且把不同書卷的「精神」、「感覺」描繪出來,使我們能藉此跨越兩千年的語言、文化和環境的多層次鴻溝,讓我們能整全的透視新約──我們信仰的經典。本書以淺白的文字表達深入的新約研究,不但涵蓋最新西方研究成果,更有別於一般的新約概覽或導論,是一本給現代信徒的新約研讀。
《國際釋經應用系列》出版社:漢語聖經協會
國際釋經應用系列” 不但提供聖經中最新而豐富多姿的背景資料,又闡釋當年與今日處境的異同,更著重今天的生活應用,幫助我們作一個有根有基的現代基督徒。本系列每一卷書的每一章,都有 “經文原意”、 “應用原則” 、 “當代應用” 這三部分,分述以上的三個範疇,絕對能滿足現代信徒對聖經的渴慕之心,是個人靈修、主日學、研經及牧者講道的最佳參考。
以上書籍及其他釋經書及聖經工具書可於可在圖書角左起第一個書櫃,即 聖經(讀經輔助、聖經人物、聖經概覽)分類下找到。
《新約研究透視》出版社:基道
作者:黃錫木 (Wong, Simon S.M.)
新約聖經中寶藏無限,但尋寶也得有個方法。本書不單介紹了新約書卷的內容,且把不同書卷的「精神」、「感覺」描繪出來,使我們能藉此跨越兩千年的語言、文化和環境的多層次鴻溝,讓我們能整全的透視新約──我們信仰的經典。本書以淺白的文字表達深入的新約研究,不但涵蓋最新西方研究成果,更有別於一般的新約概覽或導論,是一本給現代信徒的新約研讀。
《國際釋經應用系列》出版社:漢語聖經協會
國際釋經應用系列” 不但提供聖經中最新而豐富多姿的背景資料,又闡釋當年與今日處境的異同,更著重今天的生活應用,幫助我們作一個有根有基的現代基督徒。本系列每一卷書的每一章,都有 “經文原意”、 “應用原則” 、 “當代應用” 這三部分,分述以上的三個範疇,絕對能滿足現代信徒對聖經的渴慕之心,是個人靈修、主日學、研經及牧者講道的最佳參考。
以上書籍及其他釋經書及聖經工具書可於可在圖書角左起第一個書櫃,即 聖經(讀經輔助、聖經人物、聖經概覽)分類下找到。

事 工 廣 場

2017宣道會黃埔堂福音學堂(第三期)

3/9-26/11(逢星期日)11:15am – 12:30pm 教會九樓(金輝行九樓)

負責同工

3/9

真係好人難做!? 10:30-37

楊時彥牧師

10/9

深夜食堂@祈禱 11:5-13

楊時彥牧師

17/9

撒得有道理 13:3-23

楊時彥牧師

24/9

失得之間見真愛 15:11-32

黃寶、黃綺梅導師

1/10

地上執到寶 13:44-50

楊時彥牧師

8/10

諗清楚先好做! 14:28-33

黃寶、黃綺梅導師

15/10

愛也許不易 7:36-50

楊時彥牧師

20/10(五),8:00pm

福音晚會:最偉大源是愛 講員:余德淳博士

29/10

窮得只剩下錢 12:13-21

黃寶、黃綺梅導師

5/11

虔誠到爆!? 18:9-14

楊時彥牧師

12/11

OpenRice 22:1-14

黃寶、黃綺梅導師

19/11

做人最緊要識撈! 16:1-9

楊時彥牧師

26/11

義者選其一 7:15-27

楊時彥牧師

歡迎大家一起探索人生意義及基督教信仰

(查詢:23648323楊時彥牧師)

父 母                                                曹超
兩年多前,我工作了一段時間,如同其他職青一樣,會考慮置業,但收入和現實的落差,使我考慮轉工、考慮投資。正正在那時候,我不斷聽到兩段經文:耶穌告訴少年人的官,你若要作完全人,就當變賣所有,分給窮人,你還要來跟從我。另一段經文是:神呼召亞伯拉罕出吾珥,好使地上萬族都因他得福。神藉此提醒我,不要為錢財煩惱,更向我確認我的宣教呼召。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對宣教有負擔,但我實在是沒有勇氣去實踐,一方面因為宣教工作的艱鉅,若非有神呼召的確據,我萬不敢上路;另一方面,是此舉與家人期望有著嚴重的落差,我沒信心會得到他們的認同,不想在家中引起無謂的衝突。但我不能對那兩段信息視若無睹,於是我和教會不同的牧者詳談,將我的疑問和煩惱向他們傾訴,望能得到他們的指引,為我分辨。
牧師告訴我,神呼召人,不會是一刻的感動,而會是長時期不變的呼召。他從我的事奉和熱心得知,我對宣教的感動,乃是出於神的。若果我擔心家人對我去宣教有反感,不妨先告訴他們我想讀書進修,想做牧師,因神何時召我出工場,會召我到哪個工場還是未知,大可暫先如此向他們交代。
去到今年年初,經歷了更多的爭扎、破碎和成長,我終於鼓起勇氣,和父母訴說我的意願。他們的反對,頗為激烈。
我是家中的獨生子,在很小的時候來到香港,住過劏房,試過一家人擠在一間睡房中。雖然窮,正因為窮,我很能感受到他們對我的愛。在有限的收入下,他們總是將最好的給我,但他們對我亦相當嚴格,對我學業的要求很高,望我成材。如同他們的期望,我成績不差,工作不
差,有時還能讓他們在親戚面前炫耀一下。近年來,因著神的教導,我努力學習愛他們:盡力收斂自己的脾氣,和他們談談笑笑,在特別的日子請他們外出用餐,為他們祈禱。我知道這算不得什麼,但我們之間的關係還算不錯。然而,我們之間亦因十一奉獻,出現過嚴重的分歧。
父母因著成長背景,對金錢特別執著。那代表他們的安全感,代表年老後的依靠,亦代表人的價值和成就。他們沒有信仰,不相信神的供應,認為生活的一切都是靠自己雙手打拼回來,同時亦必須捍衛自己的一切。所以,我平白將獎學金的十分之一給教會讓他們痛心,亦因如此,為了表達對他們的愛,我所有收入的三分一都會給他們為家用。
他們不明白為什麼我要做牧師,不明白「想有更多對人的工作」是什麼意思,他們在意的,是我蹧蹋了自己的大好前途,浪費了我的碩士學位(他們不知道我讀碩士是為了宣教),更放棄了可觀的收入。他們說他們不明白,我亦不知道該如何向他們解釋,我對那些人飢不果腹,更不知道有一位賜日用飲食的神,不懂得向祂禱告,感到非常痛心;對那些在患難逼迫當中,卻持守信仰,敬拜上帝的基督徒感到渴慕;我渴想能有和神有更深的關係,好能為雪中的人帶來一點溫暖。我,解釋不了。
在那晚,我跪在神面前,懇切向祂禱告。神告訴我:「其實你家亦是宣教工場,亦有你學習和成長的地方,而你,要向你父母傳福音。」
「神啊,我想我在家中的見證不會太差,但他們看不出我的改變、祢的榮耀,不相信祢,我該做什麼呢?」
「他們相信與否不是你的責任,你只管去傳,而見證方面,你可以為他們做家務,好使他們看到你的改變。」
我想,這需要時間,或許代表神要我再多等一年,好在家中作祂的工。但突然有一次青崇講道,外來講員分享他在建道神學院讀書的經歷。他說,當年有位姊妹,她家中有七兄弟姊妹,她的弟弟一個有精神病,一個是黑社會。講者問她:「那樣,你的家庭應該很需要你,為什麼你還來讀神學呢?」姊妹分享:「因為我相信,耶穌會代替我在我家看顧我的家人。」我非常震驚,除了因我想就讀建道神學院之外,還因我當時以「我家人需要我」為由延期。
然後,祂不斷催迫我,叫我剛強壯膽,我發覺我在逃避和家人談信仰,我很怕很怕被拒絕,很不願有衝突、被否定。但祂沒有放過我,我想起:「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
在我退修的時候,我發覺,攔阻我的,是我的恐懼,而我缺欠的,是感受到祂深深的愛,和深深去愛祂。接著,我又聽到少年人的官,牧師問:「如果有人告訴你,你向我投資,會有百倍回報。如果你相信他的話,你會怎樣做?當然是向他投資啊!但實際上對祂有真正的信心,願意以行動回應祂應許的又有多少人呢?沒有行動的信心仍是死的。」如果我此刻因著父母的反對延遲,又是否因為我對神缺乏信心,不相信一切都在耶穌之中,選擇了基督,就代表選擇了一切呢?
我愛我的父母,不想大家之間的關係受到破壞;但我同時亦敬畏我的上帝,不願輕看祂的話語。這幾個月,我大概就在這樣的拉扯當中,祂從沒有肯定地回答我,是去,是留。而我愚拙、努力、恐懼、逃避。我大概什麼都不知道,但至少我學到,我要做的,是感受祂的愛,和愛祂。
父 母                                                曹超
兩年多前,我工作了一段時間,如同其他職青一樣,會考慮置業,但收入和現實的落差,使我考慮轉工、考慮投資。正正在那時候,我不斷聽到兩段經文:耶穌告訴少年人的官,你若要作完全人,就當變賣所有,分給窮人,你還要來跟從我。另一段經文是:神呼召亞伯拉罕出吾珥,好使地上萬族都因他得福。神藉此提醒我,不要為錢財煩惱,更向我確認我的宣教呼召。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對宣教有負擔,但我實在是沒有勇氣去實踐,一方面因為宣教工作的艱鉅,若非有神呼召的確據,我萬不敢上路;另一方面,是此舉與家人期望有著嚴重的落差,我沒信心會得到他們的認同,不想在家中引起無謂的衝突。但我不能對那兩段信息視若無睹,於是我和教會不同的牧者詳談,將我的疑問和煩惱向他們傾訴,望能得到他們的指引,為我分辨。
牧師告訴我,神呼召人,不會是一刻的感動,而會是長時期不變的呼召。他從我的事奉和熱心得知,我對宣教的感動,乃是出於神的。若果我擔心家人對我去宣教有反感,不妨先告訴他們我想讀書進修,想做牧師,因神何時召我出工場,會召我到哪個工場還是未知,大可暫先如此向他們交代。
去到今年年初,經歷了更多的爭扎、破碎和成長,我終於鼓起勇氣,和父母訴說我的意願。他們的反對,頗為激烈。
我是家中的獨生子,在很小的時候來到香港,住過劏房,試過一家人擠在一間睡房中。雖然窮,正因為窮,我很能感受到他們對我的愛。在有限的收入下,他們總是將最好的給我,但他們對我亦相當嚴格,對我學業的要求很高,望我成材。如同他們的期望,我成績不差,工作不
差,有時還能讓他們在親戚面前炫耀一下。近年來,因著神的教導,我努力學習愛他們:盡力收斂自己的脾氣,和他們談談笑笑,在特別的日子請他們外出用餐,為他們祈禱。我知道這算不得什麼,但我們之間的關係還算不錯。然而,我們之間亦因十一奉獻,出現過嚴重的分歧。
父母因著成長背景,對金錢特別執著。那代表他們的安全感,代表年老後的依靠,亦代表人的價值和成就。他們沒有信仰,不相信神的供應,認為生活的一切都是靠自己雙手打拼回來,同時亦必須捍衛自己的一切。所以,我平白將獎學金的十分之一給教會讓他們痛心,亦因如此,為了表達對他們的愛,我所有收入的三分一都會給他們為家用。
他們不明白為什麼我要做牧師,不明白「想有更多對人的工作」是什麼意思,他們在意的,是我蹧蹋了自己的大好前途,浪費了我的碩士學位(他們不知道我讀碩士是為了宣教),更放棄了可觀的收入。他們說他們不明白,我亦不知道該如何向他們解釋,我對那些人飢不果腹,更不知道有一位賜日用飲食的神,不懂得向祂禱告,感到非常痛心;對那些在患難逼迫當中,卻持守信仰,敬拜上帝的基督徒感到渴慕;我渴想能有和神有更深的關係,好能為雪中的人帶來一點溫暖。我,解釋不了。
在那晚,我跪在神面前,懇切向祂禱告。神告訴我:「其實你家亦是宣教工場,亦有你學習和成長的地方,而你,要向你父母傳福音。」
「神啊,我想我在家中的見證不會太差,但他們看不出我的改變、祢的榮耀,不相信祢,我該做什麼呢?」
「他們相信與否不是你的責任,你只管去傳,而見證方面,你可以為他們做家務,好使他們看到你的改變。」
我想,這需要時間,或許代表神要我再多等一年,好在家中作祂的工。但突然有一次青崇講道,外來講員分享他在建道神學院讀書的經歷。他說,當年有位姊妹,她家中有七兄弟姊妹,她的弟弟一個有精神病,一個是黑社會。講者問她:「那樣,你的家庭應該很需要你,為什麼你還來讀神學呢?」姊妹分享:「因為我相信,耶穌會代替我在我家看顧我的家人。」我非常震驚,除了因我想就讀建道神學院之外,還因我當時以「我家人需要我」為由延期。
然後,祂不斷催迫我,叫我剛強壯膽,我發覺我在逃避和家人談信仰,我很怕很怕被拒絕,很不願有衝突、被否定。但祂沒有放過我,我想起:「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
在我退修的時候,我發覺,攔阻我的,是我的恐懼,而我缺欠的,是感受到祂深深的愛,和深深去愛祂。接著,我又聽到少年人的官,牧師問:「如果有人告訴你,你向我投資,會有百倍回報。如果你相信他的話,你會怎樣做?當然是向他投資啊!但實際上對祂有真正的信心,願意以行動回應祂應許的又有多少人呢?沒有行動的信心仍是死的。」如果我此刻因著父母的反對延遲,又是否因為我對神缺乏信心,不相信一切都在耶穌之中,選擇了基督,就代表選擇了一切呢?
我愛我的父母,不想大家之間的關係受到破壞;但我同時亦敬畏我的上帝,不願輕看祂的話語。這幾個月,我大概就在這樣的拉扯當中,祂從沒有肯定地回答我,是去,是留。而我愚拙、努力、恐懼、逃避。我大概什麼都不知道,但至少我學到,我要做的,是感受祂的愛,和愛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