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不敗兒 楊時彥

最近和家人吃晚飯慶祝母親節,當晚正是筆者的“牛一”,不過,家人連媽媽都忘記此事(太太卻知道),雖然如此,我沒有怪責他們,因我自己也不會特別記著別人的生日日子(除了一位是例外的)。可能人老了,也不願身邊人提起,或為我慶祝一番,我寧願安靜簡單度過這一天,這樣便是一個好安排了。無論如何,有人說我們生日的主角不應是我們自己,而是生我們的母親,因為她們懷胎十月、辛辛苦苦才產下腹中塊肉。所以,我們生日時首先要對媽媽說聲多謝:“媽媽,多謝妳帶我們來到這個世上!”

聖經之中有一位“尊貴”的人物,可是他母親生他的時候十分艱辛(“我生他甚是痛苦”),所以,這位媽媽後來便改了麟兒的名字為“雅比斯” (代上4:9),這名字有苦痛的意味。以我們中國人喜愛“好意頭”的文化,雅比斯媽媽如此做法,簡直就是匪夷所思。但其實這正是希伯來人文化的特式,原來名字是可用來記念一些事的發生,例如,奄奄一息的拉結,將剛誕下的孩子起名“便俄尼”, 它的意思是“我憂傷之子”(35:18)。試想像每當這些母親呼喚自己孩子的名字,同時會喚醒她們苦痛的回憶,事實上,背負著這些名字(不幸)的孩子,相信他們的心情也不好受。如此,我們可以估計到母子間的關係如何,這些孩子還會感激母親生下他們嗎?恐怕他們不是整日怨天尤人,覺得全世界欠了他們,就是整天自怨自艾,認為自己對不起所有人。雅比斯和他的母親卻不是這樣。

經文裡好像沒有留下雅比斯與他母親關係的端倪,然而卻記述雅比斯發出一個扭轉厄運的禱告,他對神說:“甚願祢賜福與我,擴張我的疆界,祢的手常與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 按原來文字(希伯來文),這禱告有一個獨特的意思,就是雅比斯心底裡祈求上帝,不要再容許他受苦他懇求上主逆轉他的不幸,恩手賜福他的人生。歷代志的作者,精簡記下上帝的回應:“神就應允他所求的。”(代上4:10)我們不知道神怎樣賞賜,成就雅比斯的祈禱,但聖經的作者指出雅比斯“比他眾兄弟更尊貴”,這不單只是他向神呼求,所以勝眾兄弟一籌,原來還有他母親一個埋在心中的祈願。根據高銘謙博士的分析,其實“雅比斯”這個字,是把“痛苦”(希伯來文)這個字倒轉來寫,即是這位母親縱然知道兒子出世帶來痛苦,但她心底裡仍祈望孩子有日能扭轉惡運。雅比斯這個苦命孩,他比其他兒子更尊貴,因得到媽媽特別的愛。

世上雖有苦害自己兒女的母親,只是仍有更多媽媽願意為孩子作出無私的奉獻。“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作為孩子,我們不應將生命的不幸歸咎於自己的父母,反之要積極面對人生的挑戰,尋求上主的幫助!。

靠估與惑奉獻 陳國華


使徒行傳中最令人感到困惑的記載,不是初期教會的神跡奇事;就算是死人復活,都不及那時信徒的奉獻情況(2:44-45; 4:34)。「凡物公用,又賣了田產和家業……」,「把所賣的錢拿來放在使徒腳前……」這些描述,一直震動著世世代代信徒的心靈,也會把好些慕道者震開!也許身無長物者或會有教會充滿愛心的存想,又或以為教會是個慈善團體這些意念都未可厚非,但因此而對教會失望的人,相信也不會少!

人好像特別敏感這些記載,可能因為那是最切身的事特別是我們都擁有好些財物,甚至是好多財物要割捨殊不容易。雖然牧者講道講解過,明白了,心也曾寬了,但不久像仍有度陰影在思想中縈繞不去!我們只能承認,自己還有點保留。那是認識上的問題,當然你還可以信心克勝的。

信心問題絕對是個問題,神然沒有問題,但負責管錢的不能保證一定不會出問題主十二個門徒中管錢的猶大就有不良的記錄:「他是個賊,又管錢囊,常偷取錢囊中所存的(12:6)。還有好些教會守財,或是浪費,都會消減信徒奉獻予教會的意欲。求主憐憫醫治我們的軟弱不過會眾若信不過同工執,那可不是奉獻問題,乃是互相守望和整體管理上的問題,還有就是你自己的問題。

我們奉獻,許多時是按着自已的喜好,包括多少、什麼時間指定某個項目都有自的做法。有些兄姊更認所有獻金都應用於實在的福音工故此只選“差傳宣教”或代轉到喜歡的福音機構使堂一般支出捉襟見肘。本地的正在服侍你的同工和堂會讓你使用的地方,還有許多聚會老幼,其實都需要你的支持。

時至今日,信徒沒必要與初期教會信徒的奉獻比較,在正常情況下,我們也不會互相比較。奉獻怎樣,始終是反映信徒自己的信心、與主和祂身體的關係。許多時大家不是不信任教會,而是懷疑自己和日用方面能否有足夠的供應。求主看顧我們。

從受洗到復活 陳國華

復活節是許多信徒受洗的日子,而不少教會都喜歡在這一天安排洗禮。因為復活節的意義,跟洗禮是分不開的。經云:「我們藉着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是要我們行事為人都有新生的樣子,像基督藉着父的榮耀從死人中復活一樣。」(6:4),所以基督受死、埋葬、從死復活這麼重要的信仰元素,都充分體現在洗禮之中。受浸於水,一方面是表示舊我己死,再一方面是生命被潔淨;到從水裏復起,就是一個新人,一個重生的人(3:5)

雖然受洗的人多有感受,更不能抹煞聖靈即時的感動,但必須知道的,是水和浸其實並沒有神奇的功效,在乎的是藉著洗禮宣告自己要「行事為人都有新生的樣子」,且是在眾人面前表達了這個意願,並立志如此。「這水所預表的洗禮……是向神帝懇求有無虧的良心」(彼前3:21)。所以信徒受洗,意味著舊我衰微,新生向著標竿起步,靈命興起,邁向成熟的地步。

所以看見年青人受洗,感受到信主者盼望靈命深化的意願。看見長者受洗,就為著人能把握因信稱義的機會而感恩!不論長幼強弱,主的道在人心中興旺,加添我們每天的動力和明天的盼望。

不過不少人信了主卻不受洗,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自己未夠好!但除了神,沒有誰是善的(10:18),除了主耶穌,誰夠好?當主耶穌要受洗於施洗約翰,約翰就認為自己不配,但主卻指出「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3:15)。主受洗於一個卑微不配的人!還有誰配為主施洗呢?究竟誰配為人施洗?是施洗約翰級數的人嗎?是大有名氣的牧者嗎?使徒保羅指出信徒不該如此區分(林前1:12-17),埃塞俄比亞的太監沒有選擇誰為他施洗,也沒有選擇在那裏受洗(8:36)。施洗者都奉主的名施洗,受洗者都歸與主的名下;卑微的器皿,卑微的生命,都因主的名被興起。

當牧者奉主的名為信徒施洗,也是表達了一種承傳的含意,就是遵行主交託教會的大使命:「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28:19) 由門徒使人作門徒,也由門徒為門徒施洗,把信仰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如此,洗禮是入門作主門徒的記號,更是信心和信仰的見證。

行不行禮或許有些人認為並不重要,但沒有禮,就不能帶出其中的義。不論人看自己夠不夠好,或者看輕禮儀、看輕施洗的人或教會,都不能把主對洗禮的教導置若罔聞。不配的施洗約翰心中明白「祂必興旺,我必衰微」,除主以外,所有受洗的人既然沒有一個能大過約翰(11:11),他過去了,你我都同樣會成為過去,而洗禮猶存,不因人而廢,因為是屬於主的。

我們信主,乃是信耶穌為主,是神獨生的子,我們如此信,是因為祂雖被釘死於十架,但卻復活了,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1:4),並且成為信徒稱義的根本。這個簡易的福音,相信卻並不簡易,因為人心喜歡自己籌算自己的道路(16:9),也不喜歡別人(包括神)對自己指指點點。惟有知道己力有限,不能把握明天,並且明白有天我必衰微,才能有謙卑的心,把自己交託造物的生命主。祂必興旺,在你我的生命中、心靈中。

壞掉的人遇上不丟掉人的神 杜幼珊


娛樂圈的「安心出軌事件」暴光後,全城哄動,男方在記者會上公開道歉,承認自己是「壞掉的人」,「犯錯」、「對不起」、「後悔」、「反思自己」等字詞充斥著整個內容,對大眾而言,這或許是香港娛樂圈史上的一則花邊新聞而己聽到報導後筆者腦海泛起男方年前平安夜受洗歸入基督的名下的片段心間慘出陣陣憂與難過的情緒—主內弟兄跌倒了主內姊妹受傷了主的名受辱了

記者會上那垂頭喪氣、眼淚盈眶的臉容,使筆者聯想到使徒彼得三次不認主的記述——「彼得說:『你這個人,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正說話之間,雞就叫了,主轉過身來看彼得,彼得就想起主對他所說的話:『今日雞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認我。』他就出去痛哭。」(路加福音22:60-62)被揭露失去忠誠的面紗何等難堪!!刻下無面目,也無能力面對的軟弱感恩有主的憐愛!

主耶穌面臨上十架竟不顧自身的安危仍顧念彼得的境況主耶穌「轉過身來看彼得」,這個轉身與一瞥釋出無條件的愛耶穌接納彼得的無知、自恃與驕傲,彼得揚言我已準備好要同你(耶穌)坐牢,與你同死。」(路22:33)誓言雖然眾人跌倒,但我不會。(可14:29)輕忽了耶穌的忠告與提醒撒但要得著你們,好篩你們像篩麥子。」(路22:31)最終站不住腳耶穌仍然以愛作挽回,選擇接納與相信彼得,耶穌的轉身與回望還釋出愛的能量,賦權予彼得有勇氣去面對自己和耶穌,耶穌以愛促成彼得轉念,並想起主所預告的說話。

彼得的轉念「想起耶穌對他所說的話『今日雞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認我。』」為他搭建出一個檢視生命的空間,得以重新認識自己、認識耶穌,看見自己的有限與軟弱對比起耶穌的無垠與大能,轉念與想起為彼得孕出一顆懊悔的心彼得出去痛哭是悔改與降服於主耶穌的重要一步,因為「憂傷痛悔的心,主必不輕看。」(詩51:17)往後的歷史告訴我們,彼得軟弱的生命被轉化更新,被主大大使用,成為初期教會的領袖,更為主倒釘十架殉道!

信仰路上荊棘與挑戰滿途,屬主的人的責任是謹慎自守,萬一失腳成了「壞掉的人」,讓我們緊記轉向那位「不丟掉人的神」!

我和我的冠軍 趙澤堯


印度電影《Dangal》於2107年在中港台上畫,香港命名為打死不離3女》;國內直譯為《摔跤吧!爸爸》;而台灣則意譯為我和我的冠軍女

電影講述年輕時的爸爸擁有天賦摔角才華成為全國冠軍因國家政策發展落後官僚等問題使他未能踏上國際摔角的舞台。本想讓下一代實踐自己心願,卻因未接受女性摔角而碰壁。但隨時代變遷幾經努力下,終能與女兒建立共同心志,在摔角舞台所能。可惜國家本身的舊問題仍未改,就算女兒因時代進度而國際舞台,成績卻仍沒有進步於是爸爸聯同女兒據理力爭,終能真正踐心中的信念,國際賽中打進決賽爭標。

關鍵時刻,權者惡意阻難爸爸進場,女兒只能孤身場面對逆境。女兒在過去受教導要獨自克服困難,與及受過的多種訓練的經驗中思考至終在父親沒法同行之下也能釋放自己潛能,化危為機的勝出比賽。超越了自己父親成就,勇奪世界冠軍榮譽。

我們作為父母,不單希兒女出色,更希望她們在跟自己相似的事情上有成就,好讓我們引以為傲的向別人說「他是我的子/」。可惜生命的成長,並非有完美的劇本,就能讓孩子有精彩人生的演出!要栽培青少年成才並不容易,在多元的世界裡,有很多選擇令人分心;人口密集增加了年輕人之間的競爭性;學業成績與校園生活適應很費心力;加上青春期出現的身心靈變化,在性別、人際關係、對性的好奇心、甚至有情感依賴需要的同時又想展現個人能力…等的問題,都會令他們對自己產生疑惑。特別在這急劇變化的時代中,有很多事情是成人亦無法掌握得到,更何況是正值青春期的少年人呢!

我們理性上都明白神是創造的主,祂過去能帶領我們勇敢走過一生,同樣也會跟我們的孩子同行,引導他們能在新的時代中逆流而上。但縱使我們對神有何等大的信心,為人父母總會在生活節奏、觀點差異及意見分歧方面,不時跟自己的少年人產生磨擦,以使我們對他們信心不足!在這樣的張力之下,我們還可以作什麼來配合上帝在他們生命中的心意呢?


穌在人看為如「駱駝穿過針的」般難的事時曾說「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生命的成長和精彩的演繹,真的並非需有完美的劇本!要成為最佳的主角,是需要先透過學習,繼而透過同儕間的觀摩提醒,自己從經歷中參透在不同角色中應有的人性態度。父母是我們生命成長學習中最早也是最有安全感的老師,但父母卻不是「萬事通」,不可能為他們解決一切困難。面對子女的成長,最好又最有效的方法,仍是「向上帝張開手」,把他們交回給創造的主,在可觸可及的基督身體(教會)中,透過面對相同困難的肢體的彼此分享、鼓勵、挑戰、扶持和提醒,讓他們在漫長的青春期中探索出上帝恩賜予他的真正自己。

電影的最後一幕,是女兒在頒獎台走到終能在賽後返回會場的父親面前,讓父親為自己掛上金牌,來表達父親是自己能成為冠軍的最重要原因一位真正超越父母的子女,並不只是指身高、知識、能力或成就的比較!真正的超越,是在所屬的時代中,在個人生命上彰顯上帝的形象和樣式,承傳父母的生命,演活冠軍的人生。

感恩黃宣家設有週六的青少年學生團契和崇拜,五月更有一個可以讓家長跟自己的青少年一同體會團契生活的日營,誠邀大家跟家中的冠軍級子女一同報名參加。

預備迎見神 陳國華

「你當預備迎見你的神。那創山、造風、將心意指示人、使晨光變為幽暗、腳踏在地之高處的,他的名是耶和華─萬軍之神。」 (4:12-13)

論到預備,人們常常都在一種預備狀態,特別本地的人。運動員預備比賽、學生預備應考、上班一族預備上班,跟著預備各樣的文件,預備見客或波士、孕婦預備生產、準父母預備迎接新生兒、準新郎和新娘預備婚禮,又要預備新居……事事都講求預備,稍一鬆懈,預備少了,就隨時招致損失!我們也害怕損失,所以凡事都會有所準備,甚至有兩手準備,避免意外的錯失,機會不再。

若論到信仰,信徒是否都同樣著緊預備呢?答案似乎是否定的。早前筆者分享了在農曆新年期間接連多宗喪事,引發了一些感想;自己其實也沒有多預備一點什麼,“以備不時之需”,例如緊迫時可用的信息,或是出席意料以外的禮儀的時間……。在參與於殯儀之時,常常感到最令信徒耿耿於懷的,莫過於離世的家人未曾信主;這是普遍的現象,但能叫人倍感失落,嘆息唏噓。筆者且想到那些信主的家屬,到自己見主面的時候,能向主有所交代嗎?當然未信者之所以未信,有百般的理由,不過信者有沒有傳,理由不會很多。「你要傳福音,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堅持」(提後4:2)——我們大多聽過,或知道聖經有這樣的教訓,但實踐是另一回事。家人沒有信主,最終當然是他自己和神之間的關係,而信徒只是其中之一個中介者,亦毋須過於自責。但有沒有隨時準備,以生命的盼望回應(彼前3:15),卻是信徒的分內事。

如果我們重視生活上許多的需要,因而用上許多的工夫來預備,那麼關乎人命的事情,豈不應有更多的付出、要更樂意於付代價嗎?當然,倘若我們連自己的“命”也不在乎,就很難在乎別人的“命”了;我說的是靈命!當然,所謂靈命,並不單指人內裏的情況,因為只講心靈,沒有講“命”,就是沒“命”!正如跟從主耶穌的好些門徒,他們該警醒的時候在睡覺,該禱告的時候卻眼睛困倦,主耶穌指出他們是「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26:41)。原來人裏頭的靈無論有多高超,還得有個得勝軟弱的肉體。若沒有對付自己的肉體,他就會拖累你的靈。例如出席教會聚會,今日本地的基督徒究竟有多少會事前很有預備的?筆者也得承認,有時自己也預備差強人意。每個禮拜的主日崇拜,舉目觀看,不難發現有精神欠佳的、衣著馬虎現湊的,還有交頭接耳的、專注手機的……令人很難相信這些肢體們有足夠的祈禱備心。沒有肉體的支持,即使眼前靈筵十分豐富,也吃不了多少。其實我們都知道,崇拜聚會是屬神的人敬拜神、親近神、聆聽神的時間,需要分別為聖,但我們的行為卻十分從俗,更十分從己。不如說,真正靈命高超的人,裏外如一,有諸內而形於外,也由外在的優美狀態,見證裏頭的靈。

如果我們信的人自己都不重視與神的約會,沒準備,那麼未信的親友又有什麼道理要跟你一起信、一同崇拜。拜偶像的人敬虔地拜他們的偶像,按時按候,帶齊香燭祭品,預備充足地上廟,他們會覺得自己的獻上,能討神明的歡喜,換得祝福。且不論其中的功利含義,他門這樣的態度,也實在比我們這些自稱敬拜真神的人的表現好得多。

創世記中(四章),神悅納亞伯的獻祭牲,卻不喜歡該隱的祭物,當然不會是價值上的差異,更不會是神只要動物獻祭而不要植物擺上。問題出在人的身上。「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卻看不中該隱」(4:4-5),說明了兩者的生命有不同,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16:7)。由心而發的獻祭,亞伯是「把他羊羣中頭生的和羊的脂肪獻上」,經文有細緻的描寫,他所預備的,是揀手的、最好的,並且經過處理。該隱的則是「拿地裏的出產為供物」,簡單得像順手執一把,不用預備,“求求其其”地交貨便了。外在的行為──怎樣預備供物──表現了何者重視神重視敬拜。所以「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卻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但願亞伯和該隱的故事,警醒我們更殷勤地準備好自己,好迎見神,討祂的喜悅。

「神是輕慢不得的,因為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6:7)

靈歸於靈 杜幼珊


日本的鹿兒島有一個特色的旅遊活動 ——砂浴,深受本地和海外的旅遊人士歡迎,除了新奇,也因為砂浴與浸泡溫泉有一共通點,就是有助血液循環;遊人只穿著指定的簡麻衣全身躺在一個事先挖掘妥當的地窿裡,工作人員將熱騰騰又重疊疊的砂舖在遊人身上,僅僅露出頭顱作呼吸,整個身軀被重壓著動彈不得,連呼吸也顯得沉重略有難度,有一種被埋葬的感覺,使人聯想到「塵歸塵,土歸土,物歸於物,靈歸於靈。」

筆者在砂浴中默想安息禮拜中的靜詞:「諸位親友,今天我們看見了千古不變的真理;人有一生,也有一死,由某人的生活經過可以證明。某人已過死關,到永遠安息的場所。今後世界黑暗權勢不能壓迫,人世痛苦不能煩惱,永在上帝懷裏得享安息。」人類的身軀必會過去,也必然會朽壞,靈魂卻是歸於造他的上主,這是人類最後的歸宿,也是真正的安息之處

其實,人得享安息不用遙遙地等待離世之時,對信奉基督信仰的人來說,我們的生命在基督裡是重生的是屬乎耶穌基督的!只要無間斷地住在耶穌裡面便會持續地享有安息,其生命的特徵是尊主為大!約翰福音14:21-「有了我的命令而又遵守的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人,我父也要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親自向他顯現。」可惜多少時候我們沒有遵守主旳命令,也沒有遵主為大,我們自我高舉又自以為是漸漸與罪惡為伍,又被罪惡所勝,最後沉溺其中而不自知,也不能自拔,便漸次與造物主、與拯救我們和賜我們生命的主疏離疏遠,最後遠離上帝這樣,我們又從哪兒得安息呢?

關於安息的秘訣上帝早有教誨:「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46:10)關鍵在於我們肯與不肯,願與不願,惟願我們都謙卑於上帝面前,學效神人摩西向上帝的祈求:「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求你使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詩90:1214)一生學習與操練在上主面前尊主為大、遵守主道!

把握差傳的機會 楊時彥

剛過去的3月20至21日是猶太人的普珥節(每年大約二、三月間舉行),按傳統的做法,在這兩天中猶太人會互相送禮物,享用節日大餐等(有點似我們中國人的新年)。為何他們會如此大事慶祝?原來答案可在《以斯帖記》裡找到,這是一卷猶太人在普珥節期間會朗讀的聖經。

就如出埃及一般,普珥節都是記述以色列在滅族的危機中,如何起死回生,得蒙拯救。以色列人被擄七十年,在波斯王古列的寬容政策之下,猶太人獲得恩准得以回歸故土。然而,有不少以色列人沒有回去巴勒斯坦,仍散布在波斯帝國境內(據估計約有兩百萬之多),《以斯帖記》便是記載這些猶太人的故事。當中說,以色列人的死敵亞甲族人哈曼(亞甲一族好可能是亞瑪力人的後裔,參撒上15:20),乃亞哈隨魯王身邊的紅人,本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可是遇見末底改不跪不拜,當然怒不可遏,後來得知末底改是猶太人的身分,更心生駭人的毒計,誓要滅絕全國的以色列人。於是便抽籤擇了亞達月十三日,定為滅猶大行動的開始(“普珥”就是“抽籤”的意思)。在民族存亡之秋,末底改向猶太裔的王后以斯帖求救,結果歷史的洪流逆轉,普珥成為以色列人救解之日,而對哈曼卻變成他的死亡之籤。

其實王后以斯帖起初對末底改的懇求,不為所動。但及後末底改說了一句肺腑之言,使到王后將自己的生死置於度外,敢於違命見王求幫助。這一段故事成為千古佳話,全因末底改對以斯帖說:“你不要自己以為在王宮裡強過任何猶太人,得以倖免。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太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斯4:13-14)。顯然末底改要以斯帖知道,得到王后的尊位不是偶然或“好彩”,而是有上天的安排,上主的旨意,正是透過她來拯救自己的同胞,脫離困厄險境。原來神的拯救計畫中,你我都有重要的角色,這個是上帝賜予的恩典及機會。不錯!因上主的信實與慈愛,祂必然施行拯救,但是我們有沒有把握主給我們的機會,與神同工促進神國的實現呢?

宣教差傳肯定是上帝的心意,因神愛世人之心不變,不願一人沉淪,乃願人人得救(彼後3:9)。問題是我們有把握機會,成為祝福萬邦的流通管子嗎?提到差傳事工,事實上教會裡有不少人都怕,一方面因怕要“使錢唔少”,另一方面短期內難見果效。筆者聽過我神學院的一位師兄,畢業之後回去自己的富貴母會工作,雖然此教會的財政絕對豐足,可是領導層“講到明”不重視海外宣教、不推動普世差傳,更不會動用分毫在宣教士身上。上帝的托負教會的使命,就因為人私有化神的恩賜而落空嗎?斷乎不是!我這位師兄胸懷宣教大志,滿腦差傳異象,他沒有輕易放棄上主的召命,相反默默在教會內耕耘,他把握事奉的機會,將上帝愛世人之心,普世福音的需要,傳遞給他服事的會眾,結果多年之後他的母會成為一間熱愛宣教,充滿差傳熱誠的教會。

昔日上主拯救祂的子民,同樣今天上帝仍施行拯救,在這末後的日子,祂差派祂的愛子耶穌降世,為的是要拯救萬民。在歷史的洪流中,末底改、以斯帖等信心人物,把握從上而來的機遇,運用賜予的能力,成就神的救人大計。弟兄姊妹,我們怕事奉上帝,回應使命而有所損失嗎?恐怕最終會得不償失,屬靈生命會受到虧損(斯4:14)。無論是教會,或是我們個人,今日所得的一切,豈不是為現今宣教的機會嗎?支持差傳機構、宣教士既然是神的旨意,那麼我們便要擺上所需(即或只得兩個小錢),信靠神的看顧。但願我們都像戴德生如此相信,說:“做神的工作,以神的方法,就有神的供應”。阿們!

從風聞到眼見 陳國華

舊曆新年期間,接連多個友好和肢體的家人離世,為感恩、慶賀的日子披上了陰霾。喪家如何在歡樂的節期之中歡樂?在哀哭的時候數算主恩?真難啊!我的心裏難過,但遇到喜樂的人,卻也要與他們同樂。作牧者的,遇見這樣的考驗也是常事;例如早上主持喪事,晚上出席婚禮,所以有說牧者擅於“精神分裂”!

喜事之樂不過片時,而喪事之難過卻常常縈繞不去。生命不是獨立存在的個體;我們是群體的一員,不論親疏,彼此都休戚相關。

頻密的喪事,告訴你死亡是那麼近,像是跟你擦身而過似的;或許是因為年紀漸長,身體也漸次於“亞健康”,甚至不大健康。從前一樣有喪事,且有些是自己的親友,感覺是送走了他們,那永恆的去處像許多年日以前移民到了不通達的地方,可能老死也不相往還了,還會用信心來安撫自己失落和悲哀的情緒。不過無論盼望多實在,都是他們的,不是我的──我的時候還沒有到──雖然意念上知道那是重要的信仰部分!但到現在,死亡由像風吹過,變成像雨打在身上。「從前風聞有祢,如今親眼看見祢」(42:5)本是約伯經驗神的描寫,原來也合用於人的生命——起碼在死亡這一方面。

死亡本來就是生命過程的部分,按著我們的信仰,並不是生命的終結,而是另一程的開始;但屬世的意識形態,或是屬人的情感關係,使親友離世成為“我的失去”,由是產生悲哀;我們害怕損失。

在平凡、豐富中風聞神,或在困境中親眼見主,許多時是寫實的人生,約伯的體驗正是如此,但在患難之時,箇中之苦之難自然不足為外人道!又有誰會想望苦難,藉此經歷神的介入?但喪事的迫近,不能逃避,迫著人去思想生命,進而迫近生命的主。所以不以死亡為失,卻有得見神的機會,反可以疏解愁緒。

當然,遇見神並不等於多有神恩。無疑恩典是有的,不過是普遍的普遍,而額外的似乎就沒有普遍的多!這是常態。“主恩滿溢”是必然的,“受苦有益”也是肯定的,不過這都是基督徒的常識,卻不都是常態,因為人人的遭遇都不同,不能強求。但能超越風聞,親眼見主,就是患難中的安慰。如果把死亡看為災禍,人就更「當預備迎見你的神」(4:12)

門徒的驚醒 楊時彥

因筆者童心未泯,仍像一般兒童或少年,鍾情超人、超級英雄等虛構人物,所以頗喜歡看這類題材的電影,但內子卻笑我:明知超人一定打敗怪獸、超人一定最後勝利,這些故事有什麼好看呢?是的,有的拍得好爛,但有的拍得有深度呢!最近超級英雄影片《Marvel隊長》(大陸譯為《驚奇隊長》)上畫,我當然不會錯過,要先睹為快。片中提到女主角偶然得著超能力,最後憑著這股力量拯救地球,甚至幫助外星人解困。可是起初女主角被超級智慧(敵人首腦)蒙蔽,限制了她的超能力,及後當她驚覺自己原來能量無限,最終掙脫了超級智慧的枷鎖,得到徹底的勝利(女主角原是一位常經失敗的人)。除了提倡女性主義之外,我想劇中是否要表達超級智慧就是上帝,是否指出上帝便是限制了人類的發展?人要自我覺醒,否定上帝的主宰,才可以突破制肘,發揮驚人的潛能嗎?若是如此,恐怕是對福音信仰有所誤解了。

5:1-11便記載了一個令門徒驚訝的故事。內容說彼得和同伴去打魚,卻整夜徒勞無工,帶著疲乏的身軀,兩手空空而回。那時耶穌徵用彼得的船,作為向群眾的海上講台。誰知講道完畢,這位夫子另有任務給彼得去辦,就是要他開船往水深之處,然後下網打魚。相信彼得一定十分驚奇,以為自己聽錯耶穌的說話,原本兩眼無神的他立時眼瞪瞪,心想:這外行人竟然要教我內行人做事!他知道這個時間根本沒有魚會出現嗎?但礙於這個人曾醫治自己的岳母(4:38),又是眾人尊重的老師,彼得就惟有敷衍下網,希望盡早可回家休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彼得驚訝下網後,竟圈住許多魚,網險些裂開,於是立刻求救找來同伴相助。他們都很驚訝,可能一輩子打魚都未有如此經歷,網到的魚幾乎兩首船都載不下,還要險些沉船。故事的主角彼得固然跟他們一樣感到震驚,但使人驚奇、使人費解的是,這時彼得的反應。他俯伏在耶穌腳前,說:主啊,離開我,我是個罪人。彼得這個覺醒,不是真的要離開耶穌,不然他應該後退才是,相反他伏在主的膝前,為的是表達自己的謙卑,他的說話也是一種認信,尤如先知以賽亞驚見上主的榮光,在主面前悔罪,尋求憐憫一般(賽6:5)。彼得如夢初醒,驚見上帝聖子的能力,懊悔自己的自以為是,完全降伏於主前。主耶穌的回應,並不是一雷劈下打落這罪人身上,反而是擁抱彼得(我們)這個軟弱的人,賦予他新的能力、新的使命:不要怕!從今以後,你要得人了。值得留意是這次奇特的打魚經驗,感到驚訝有好些人(9),可惜只是彼得、雅各、約翰信靠基督,跟蹤了耶穌(11)。原來福音信仰真的可以叫人,驚歎上主的作為,發現舊我的有限,卻惟有憑著信心,才可以生命得著應許與更新!

剛過了的星期三是聖灰日Ash Wednesday)乃大齋期的開始,整個節期從聖灰日開始至復活節為止,一共四十天(不計六個主日)。傳統教會鼓勵信徒在這時刻多作禁食、默想,以表達悔罪與回轉,謙卑歸向上主。黃埔堂雖然不是著重禮儀的教會,但過往亦曾推動會眾在大齋節中一起多作靈修、默想。弟兄姊妹,讓我們都在這個節期中間,多閱讀有關基督受難的經文,從驚歎上主的恩情裡,再次檢視自己的生命,悔改回轉歸向基督,重新得力再踏上征途。求主光照引領,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