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爾短宣實習分享 譚詠心

我校中華神學院的特色是「重靈命、重宣教」,每一位全職事奉科學生均需要於一、二年級的暑假進行短宣實習,到世界不同的地方進行宣教(跨文化)實驗,以及學習如何與隊員(同學)及差會合作,由零開始策劃短宣。剛過去的八月八至廿四日,我與五位同學,連同顧問牧師,前往位於南美洲的厄瓜多爾進行短宣實習,與瓜亞基爾華人福音教會合作,學習服事當地華人,以及接受一連串的跨文化訓練。

我們的服事

我們探訪了近五十多家華人商鋪與餐館,接觸了不少未聞福音及教會未有接觸過的對象,為他們送上基督教刊物,深願主能使用這些刊物,藉着不同信徒的生命見證,讓他們能更多認識神。我們亦探訪了不少華人家庭,細聽他們分享移居於當地生活之辛酸故事。華人為了生計,遠由中國移居去到人生路不熟的厄國,重新學習既困難且複雜的西班牙語,適應與中國截然不同的生活節奏及文化,甚至經歷過被賊人持槍搶劫的惶恐及駭人的地震……每當思鄉之時,遠在中國的家人與朋友都入睡了,不能向摯愛訴說心中的思念與生活的苦澀,讓身於異鄉的華人格外感到孤單、寂寞。短宣隊接觸了幾位因此而整天愁眉苦臉的華人,甚至有一位年輕女孩更出現憂鬱症症狀,感謝神親自尋找他們,藉着短宣隊將從祂而來的安慰帶給他們,並將大好的福音傳給他們,懇求主繼續向他們施下憐憫,讓他們能深深經歷主的安慰與大愛,明白耶穌基督就是他們救主、大靠山,能早日信主,得着永生的盼望與福樂。

來自厄瓜多爾的呼聲

厄瓜多爾的主要宗教為天主教,而華人多信奉中國民間宗教。厄瓜多爾的華人大部分來自中國廣東省、花都和及廣州,也有不少人來自福建、浙江及溫州等。對於從小接受無神論教育的華人來說,信耶穌是不切實際的事(縱使他們迷信),於他們來說,信與不信也無任何分別,錢財才是最實際。移居至厄瓜多爾的華人眾多,可是厄國的華人教會數目卻很少,人手不足的關係,教會要接觸與定期牧養分散於不同各區各城的華人,實在有一定困難。此外,耶和華見證人及「一貫道」於近年均十分積極向華人傳教,他們的人力物力遠比基督教華人教會豐富,對於宣教士來說,實在是大挑戰。厄瓜多爾實在需要更多華人宣教士去發展華人福音工作,時候到了,主的國近了,但仍然有很多厄的華人仍於救恩之門外,實在教人着急!願主親自感動更多弟兄姊妹關心厄瓜多爾的宣教事工,又興起工人到此廣大的禾場為主收割莊稼。

最後,我要讚美與感謝神信實的看顧,以及黃宣家人忠心的為短宣隊代禱,短宣隊可以有驚無險地順利完成是次實習。是主幫助我們很快便適應厄瓜多爾比香港慢十三小時的時差,適應了赤道那十分熾熱的陽光,亦是主大能的保護,讓我們沒有在凹凸不平的街道上失腳跌倒受傷,或在治安較差的地區被當地人搶劫。期間,我們甚至經歷過幾秒的五級地震,主保護我們平安無恙。願榮耀歸主!

和平之子 陳國華

當信徒唱誦着〈法蘭西斯禱文〉(Prayer of Saint Francis),“和平之子”的意念深深值入我們的心懷意念之中;我們都以為自己就是和平之子!
主,使我作你和平之子。何處有仇恨,讓我播種仁愛;何處有傷害,讓我播種寬恕;何處有疑惑,讓我播種信心;何處有黑暗,讓我播種希望;何處有絕望,讓我播種光明;何處有愁苦,讓我播種喜樂;噢!主啊,使我可以去安慰多於求安慰;了解人多於被了解;去愛多於被愛。因為在施予時,我們有所得著;在寬恕時,我們得蒙寬恕;我們臨到死亡,便生於永生。
這禱文被譜成詩歌,好處是道出了你心中的理想,而又極易宣之於口,甚至有種讓人以為曉得唱,感覺上像是證明自己具有了和平之子的素養。
不過論到其中的期盼,在實踐上其實十分艱難,能夠學像個别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教牧人員、前線社工…等專職服務的人,對於我們這些門外漢並不容易,能走進貧民區、關懷露宿者……,可算是實踐過,在黑暗中發過光;當然還可以參加短宣,關心在偏遠地方像被遺忘的百姓、把福音傳給需要救恩的異邦人。有這些行動當然好得很。但,還可以作什麼?
要作名副其實的和平之子,會覺得比效法主更難;因為我們以為一定不可能達到像主耶穌的標準,那就將就將就好了!但作和平之子說時易,而連何時可行也不大了了,要也不曉得如何入手。我們甚至害怕實踐之時被人指指點點,又怕閒言閒語,說你在沽名釣譽。負面的想法和影響,即使走過一里,也猶疑能否多走一里(太5:41),甚至就此卻步。不過這歌的影響,可能比使徒保羅“光明的子女”的教導更深入人心,「良善、公義、誠實」這等光明子女行事為人的要求(弗5:8-9),實踐上必然比禱告、立志難得多。
不過禱文正面的描述,像聖經一樣,塑造着基督徒的品格觀念。我說的是觀念,不必然是擁有了這樣的品格!其實我們喜歡以這些標準來判斷別人,多於要求自己成為這樣人。
成為一個“基督徒”,許多人是不大清楚“基督徒”該是如何作成的。正如許多人只知道“題目”,內容和細節就只個大概,充分表現出“差不多先生”的個性,故此只能以一點印象來作籠統的指導方針。比方說,有人以為作和平之子就是要和平,不和諧的事搞事的人,都不能接受,其至敵對的態度看待。這樣如何可能作和平之子?保羅認識的和平之子,是「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2:14),主耶穌甚至以已身迎接粗暴的十字架,好除滅冤仇!祂並不規限自己在律法上的規條,不像今日和昔日的法利賽人不知精義所在
今日那些在示威前線兩造之間的人:記者、社工、醫護、苦口婆心諫的主婦和大叔、議員和教牧,當然還有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一些正在實踐作個和平之子我們可以嗎?

其實詩歌是禱告祈求,重要是表達“立志”,求主幫助我們!

兩個小錢的堅持 楊時彥

就最近修例的風波,我們可見兩個陣型的對立,雙方各有堅持。特首堅持已回應市民的訴求(當然反對者不接受所謂的回應),而過百萬的港人風雨不改繼續上街抗爭。說到堅持,它不單是指時間上,也可指心態上 — 裡面有一份執著,甚至有一份情。堅持可正反兩面,世上有人冥頑不靈,亦有人執善固之。聽過一位大陸來港的媽媽說,曾有一段長日子,她每天要帶著小女兒去覆診,由深圳過關到瑪麗醫院,她們足足花了四、五個小時才到達呢!相信這位家長的堅持,對孩子的愛護,實在無可置疑。事實上,信仰亦應是美善的持守、擇善的執著,否則我們就只是進行一些宗教活動,壓根兒沒有觸動到自己與別人的生命,更不用談會影響自己或別人生活的取向。

聖經記載了有一位寡婦,她真的窮得可憐,身上只得兩塊小錢(可12:42)。大家知道兩個小錢是多少錢嗎?耶穌時代,一日的工資是一個銀錢,而一個小錢還不到一個銀錢的百份之一。若以香港最低工資計算(201951日開始),每小時最低工資是$37.5,每日就得到$300工資(以工作8小時計算),那麼兩個小錢即是$3也不足。你我逛街時,不小心失掉了三元,但回家後才發現,請問仍會老遠跑回去尋找嗎?所以,她獻上的那兩個小錢,相比那些有錢人所奉獻的(可12:41:“許多錢”,和修),根本就微不足道。相傳聖殿內擺放了十三個用金屬製成的奉獻箱,這是方便朝聖者作奉獻的設施。我們可以想像,那些有錢人大灑金錢落在奉獻箱時,發出的聲音是此起彼落、響個不停的,可是,這位窮寡婦奉獻的響聲,在人來人往的聖殿中,恐怕連聽到的機會也沒有!而且,前後左右的人(可12:41:“有好些財主”,和修)奉獻如此大手筆,而自己拿著只有兩個爛銅錢,若果我是那個窮寡婦,老早就抱愧回家吧!然而,這一切都無法阻礙這女人奉獻的決心,在眾目睽睽之下,她不管他人鄙視的眼光,歡歡喜喜的呈獻她的一切所有。或許你會問她奉獻之後,今後生活怎辦呢?聖經沒有告訴我們,這窮寡婦有沒有兒子的供養,或是有沒有親友的接濟,但經文卻告訴我們,她豪無保留的“把一切養生的都投上了” (可12:44)。主耶穌曾被文士考問:“誡命中哪一條是第一呢?”(可11:28)而這個女子所作,正好是耶穌的回答:“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 — 你的神”(可11:33)。這個婦人可謂“窮到燶”(可12:44:“自己不足”),然而她仍想盡辦法去愛上帝。弟兄姊妹,天父並非要我們的所有,但我們有竭盡所能去愛神愛人嗎?

勿以善小而不為!記得有宣教士曾說:“堅持到底,必有嘢睇!” 當看見獅子山上的“巴絲光連”,令我想記主的教導:“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而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要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把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5:15-16)。在一個黑暗混亂、事非不分的世代中,我們要發惡發怒何等容易,要持守發光發熱就殊不簡單了。縱然我們的力量是何等微不足道,但相信只要在神手中,五餅二魚便能使成為多人的祝福。願上主助我們!

爸爸!我好驚! 趙澤堯

暑期是各位家長帶同子女同外遊,建立好關係的日子,我與太太亦珍惜女兒仍願跟我們外遊走著玩的機會,一家於八月初到台北自由行去散散心。

今次的行程可算是特別難忘,先是出發前一天的台灣有地震,餘震的應對增加了我們心理壓力;我們到步的第二天又遇上颱風,阻礙了大半天的行程;回港的當晚更遇上「萬人接機」而被取消了航班。在幾經折騰,在多花心力、金錢和時間之下,感恩終能回港,並看到香港人都安全。

不過,最觸動我的並不是這些事情,而是兩次被置於高空中的體驗。

其中一次是我們全家一起坐「貓空纜車」。當車箱緩緩離開車站,上升到一定高度,那時再經過每個轉接的支架,車箱都會搖擺不定,令人心生一點畏懼。把我那位年小的細容(我細囡的匿稱)嚇至花容失色,緊緊的抱著我手臂說「爸爸!我好驚!」我享受過這刻的一份「好Man」的自豪後,亦需助她克服內心驚惶。於是我轉向她,輕鬆地跟她說「容容,你望住我吖!」我們四目交投一段時間,我再問她說「妳現在驚唔驚呀?」她半帶玩樂的微笑著說「我仲好驚呀!」再過一刻我重覆的問,她把手轉為牽手,鬼鬼馬馬的說「我仲好驚!」那我知道她的已不再驚怕了。Maggie(我的太太)那時就唱著「當轉眼仰望耶穌,定在祂奇妙慈容…」

是的,當人進入了一個存有危險性的處境時,眼前所見和身心所感受到的都是真實的威脅時,我們都會感到憂驚。就算有成功安全的前車可鑑的例子,恐懼仍然會來搶奪我們的注意力,叫我們擔驚受怕。惟有那有能力的,親自與人同在,透過與我們相似而親切的臉孔,把我們的注意力重奪過來,回到祂的臉光之上。這時,我們才能體會在祂的同行帶領中走過幽谷而不怕遭害。

就在回港航班被取消的那一夜,我們奇招盡出地處理了最早的新航班的安排後,盡快安頓好孩子休息,誰知在晨時份,查證航班更新時,新航班又被取消。在無計可施之下,我們仍只有繼續向神禱告。那個晚上,我睡在梳化床上靈修,看著黑夜上空的月光,感恩黑暗中仍能看見真光。同時想起Maggie柔和的歌聲「當轉眼仰望耶穌,定在祂奇妙慈容…」就睡著了。

到清早,我們照原定計劃起行,其間縱然巴士延誤,仍轉乘的士在原定時間到達機場,準備再度爭取最快的新航班。感恩神奇妙預備了一班更早的航班,而且當下可安排登機,因此我們就平安回來家了。

原來無計可施並不等同於絕無希望!因為在「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29:10) 清心面對神,信靠祂!緊隨神旨意,踐行自己的責任!必能看到神為我們安排的出路!

走過那不能走過的幽谷 杜幼珊

修訂《逃犯條例》所引發的抗爭和影響實在不少,其中也我們帶來情緒困擾,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公布研究報告,指出本港出現疑似抑鬱症比率由2011至2014年期間的1.3%,至最近6月至7月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期間更攀升至9.1%,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形容,社會已出現「精神健康疫症」某個24小時青少年情緒支援網上平台於這段時間的求助個案,每日50300個,內容主要感到無力、無助、無出路,人心彌漫著沉重的沮喪,不知如何走下去!其實,人生總有遇上挫敗與無望的低谷,如何穿越和走過谷底?除了從實務層面作處理如開源與節流緊縮與放寬堅守與革新等也不容忽視從心靈層面作處理,事實上,心靈重拾盼望與信心,往往是扭轉頹勢的關鍵。舊約聖經中的一代先知以利亞也曾陷入心靈抑鬱的幽谷,曾一度落在沮與求死的邊緣,感恩有上帝的體恤與愛顧,領他衝破從挫敗與失望所致的負面情緒的框框。

按《列王紀上》的記載,以色列王亞哈娶了西頓公主耶洗別,引入巴力假神的敬拜,公然背叛上帝,以利亞奉上帝之命,帶著權柄向亞哈宣告:「我不禱告,天就不下雨。」果然旱災隨著以利亞停止禱告而長達三年之久,以利亞再奉上帝之命帶著能力向巴力和亞舍拉的先知挑戰在迦密山上以一敵八百五十個假神的先知見證耶和華是獨一真神將一眾假先知殺個片甲不留以利亞引頸期待以色列國的信仰復近在咫,正搖在光明的憧中,卻傳來耶洗別的追殺令,使以利亞徹底崩潰,並在羅騰樹下求死王上19:4當代聖經》耶和華啊,我受夠了,求你取走我的性命吧,我不比我的祖先強。崩潰在於苦苦經營與付出的果效不設預期——亞哈沒有回轉、百姓沒有悔改、耶洗別仍然掌權、黑暗仍然盤踞沮喪濃濃地籠罩著以利亞失望與無力感找上他困綁他致使他質欵和否定自我的價值與能力了生命的動力與心志

上帝透過暴風地震烈火在大自然中顯現重申宣告祂是掌管天地宇的主人上帝是大有能力!上帝又透過指令以利亞的三個委任,包括膏立哈薛作亞蘭王、膏立耶戶作以色列王、膏立以利沙接續作先知,重申宣示祂是人類歷史的主宰,祂所委任的人選都是致使亞哈家覆亡的關鍵人物(參列王紀下第9章),上帝是大有權能!以利亞投靠上帝在祂裡面,心境得以疏理,思維得以開闊,在上帝裡面重拾力量盼望勇氣與信心,繼續活出信仰承擔使命,按著上帝的指示,以利亞在膏立以利沙接續他作先知之餘,他奉名去見亞哈,並預言亞哈亞哈家和耶洗別遭懲治的下場,歷史告訴我們,透過以利沙、哈薛和耶戶都一一成就了(王下21:17-24)!

當我們的眼光析透勢情,上帝仍然掌權作主,就能重拾盼望與力量走過生命的幽谷!

啊、生命的吶喊 梁廣沅

為抗衡政府記者會,過百名市民自行組織民間記者會,記者會中提起勇武示威者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是由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在數年前提出,記者會指每個人對這句口號都有不同見解,當然我們的特首亦同樣有自己的解釋。

今日並非要分享小弟對這八個字的拙見,而想分享小弟聽過與「光復香港」類似的口號:「復興教會」。我從來(至今也是)不解復興教會是甚麼意思,也沒有人告訴過我。也許從復興二字推論,上帝的教會也許曾有一個光輝過去吧,經歷過這個時代的兄姊當然希望重新點燃教會屬靈的火焰,但我們這些弟妹就會有與港澳辦同樣的回應:想復興甚麼?把教會復興到哪裡去?

最近因一些原因略讀了尼希米記,尼希米記簡單而言是尼希米的回憶錄,記錄了猶太人被巴比倫人擄去後,過了很多個世代,隨波斯王古列的興起,巴比倫被征服,猶太人被容許返回故鄉,尼希米在聽見猶大人受凌辱、耶路撒冷城荒涼,為國家痛哭禱告,決定放棄自己作王酒政的厚職,回鄉重建耶路撒冷城牆(尼1:1-2:18)。尼希米沒有經歷過以色列輝煌的王朝,但他對國家的感情卻表露無遺,尼希米來到耶路撒冷住了三日,走到最破敗的地方,糞廠、火焚燒的城門、坐騎去不了的地方(尼2:11-16)。在重建城牆的過程中,看見尼希米愛國愛同胞、精明能幹、有毅力不放棄、心胸廣闊、對上帝敬虔。更重要的,他的生命是充滿激情,有感染力,我不知道怎樣形容,姑且叫做「生命力」。為了一個願景,無視嗤笑和同情,付上任何代價,彷佛成條命只為一件事而活,這是從生命根本的吶喊。

當然,尼希米這樣向上帝謙卑敬虔的人,綻放生命力,我們當然無話可說。但生命力不只有上帝的跟隨者擁有,香港人也正綻放生命,向自己愛的家。現在街頭抗爭的大部分像尼希米一樣沒有光輝過去,沒有經歷過所謂獅子山精神、經濟起飛、白手興家的日子。我自己對香港的感情可總結於一個故事:小時候我在後面街惠康幫家人買雪糕,滿心歡樂走到收銀時卻發現錢不見了,小朋友心靈脆弱,一面尷尬、一面怕被罰,正想哭起來之際,有一位素不相識的師奶給了我一張百元大鈔,代我付款,人倫之間是溫情的無條件的。時代改變,新一代對香港的感情不再是珍惜寶地、安居樂業,而是一份又一份有錢也買不到的香港價值,可以被嗤笑、可以被踐踏,但這對香港的感情是貨真價實。當新一代以「生命力」保護他們對香港的感情,難免有人會覺得搞亂檔、被洗腦。

做人久了,有時會帶點「醒目」,冷淡不問,不要跟車太貼。而尼希米就是那些不怕炒車,全面和深入去了解問題所在,願意委身付出大代價求主復興,展示自己作為上帝跟隨者的生命。要與付出生命力的人連結溝通,半吊子的覺悟只會換來嘲笑。生命力是激情、是決心,是沉重的,是血淋淋的、是拳拳到肉的、是衝動的、是自由的、是掙紮的、是無私的、是暴力的、是溫柔的、是理性的、是不理性的…會讓人感到不舒服,因為生命力總帶著影響力,衝激彼此的想法。我們熟悉一位帶有生命力的代表,耶穌。祂放棄天上的榮耀,走遍各城各鄉,見到人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樣,將自己擺上,且死在十字架上,他的存在就是生命與生命的對撞。我們作為基督的跟隨者,常說有神的兒子賜我們新生命,最應該在此地以基督同樣的方式展現生命力的,應該是我們。基督的生命力是甚麼?愛、禱告、盼望、和平、憐憫…聖靈已透過聖經向我們揭示。

當香港更多不同角色進場升級抗爭,又如何改寫這個運動的方向?我們,基督的跟隨者,又能以福音的生命力,為香港現在死結帶來甚麼改變呢?

我和真理飛 趙澤堯

英國於2016年的「脫歐公投」竟然在72.21%的高投票率下,以意想不到的51.89%贊成通過脫歐,促成《退出歐盟案》展開脫歐程序。至今三年,在商討脫歐安排中,很多投下「脫歐」一票的選民都後悔當時的決定,希望有第二次公投的機會。在今年初,一部以政客真實姓名拍攝的寫實電影《脫歐之戰》在美國電視台播放,電影跟據審理選舉投訴的聽證會材料,寫實地揭示了公投背後的黑暗面。

電影講述選舉策略師Domini Cummings,先集中宣傳兩個有關「留歐」會令英國人的利益,包括高昂會費和大量移民的既大卻迎又合「中間選民」口味,指控會阻礙英國人搵食。同一時間又以簡化、有效、直捷的方式,向不太理性不清楚來龍去脈政治冷感的首投族宣傳。他聘用一些科技公司去欺騙選民登入一些會收集個人資訊的網站,再分析大家在FacebookTwitter的大數據,統計網民留言、喜好、關注的事物,鎖定目標選民。再向不同目標群賣出10億個對應的廣告,例如:向種族歧視者賣有關土以其移民英國的廣告、對動物權益者宣揚歐盟國殺害販賣多少動物的宣傳…等,灌輸對歐盟的恨、憤怒和恐懼,推使民智未開的人行動。

在一些極權的封閉國家,經常以此原理愚民:在限制民間資訊的流通之下,向民眾發放大量煽情而非理性、似是而非而不是有根有據的事,勾起大部營營役役的人,對那些本為公眾利益和社會公平的抗爭者,產生恨意和憤怒,而其中的重點就是影響搵食。我們從市井口頭說法: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與及台灣的高雄市長的競選口號「高雄發大財」等就可想而知。

《路加福音》四章,記載了耶穌受洗後隨即在「沒有吃甚麼」的日子中,被魔鬼以「搵食」來誘惑。一段經典歌詞「為兩餐嘜都肯制」確實反映了70-80年代香港人在貧乏中的心態。但「脫歐公投」讓我們明白,就算有良好教育和高儲蓄率的英國人,仍會因生活營營役役而在「搵食」中迷失理性,在未被放大的資訊未有核實之下,就按情感投下後悔難翻的一票。搵食─確實是容易令人失去自己。

自「反送中」後香港近月局勢動盪,很多事情都不易看清。在每週都有的和平抗議和暴力衝突中,聽聞有些人已花掉積蓄的投入參與,正處於「沒有吃甚麼」的日子中。明天亦將有罷工行動,「搵食」的話題又再一次在被用作試探來挑戰我們信徒的身份。

路加藉這個耶穌受魔鬼試探的敘事提醒我們:我們若是神的兒女,活著,就不是單靠食物。當中給我兩個反思是「食物本應是給有需要的人」,並且在生活充足的時候,「何需為食物而捨棄真理」。

神學家Thomas Waltson說明了,「真理」是「誠實無偽,既公義又正直;慈愛高及諸天,誠實達到穹蒼。」「就肉體感官而言,祂是真實的。就道德感官而言,祂是正直無邪沒有詭詐的」。人要持守真理,就意味是在謊言、不公義、沒憐恤的扭曲時代中,在盼望中以「公義和憐憫啟動不說謊的神的應許」,「謙卑的與神同行」,藉真理使應許應驗。

十架真情勝不義 楊時彥

最近看了一篇文章,內容是某名牧就近日令人髮指的事件作出回應,當中他指出耶穌面對不義時(路23:34 ,祂並沒有憤怒,相反禱告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所以,他勸勉信徒,不要把憤怒轉成仇恨,要以善勝惡。筆者絕對認同這位牧者的教導。不過,他的理據容易使人誤會,以為耶穌即使任人宰割,也是無動於衷的。事實上,在十字架上,我們的主並非離地、沒有半點人性,耶穌也很有情緒呢!人子呼喊:我渴了!(約19:28)正好表達基督人性的一面。

耶穌固然沒有憎恨那些釘祂十架的群眾、控訴那些捨棄祂的門徒,可是面對不義的刑罰,義者要擔當不義之時,祂亦不禁悲痛莫嗚,說: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可15:34)正如港版屍殺列車上的乘客,也難免會破口大話,問:為何偏偏扑埋我?!相信在恐懼與絕望之中,人往往會情緒失控,作出非理性的行動,甚至做出傷害他人的舉動。然而,面對不公不義,耶穌的情緒也不是一面倒負面的,只顧怨天尤人;在苦害的煎熬裡,我們的是主卻仍帶著無限正能量動力信望愛!

基督以堅定的眼神,告訴那個願意悔改、投靠主的強盜: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了(路23:43)釘十架明明是死路一條,祂卻看見絕處有逢生;在旁的人譏笑耶穌連自己都救不了,祂還顧念生母的恩情,托付門徒去照料,說母親,看你的兒子看你的母親(約19:26-27);當眾人搖頭唾棄,門徒雞飛狗走,耶穌奄奄一息,功敗垂成之際,救主在木頭上竟發出勝利的歡呼:成了(Yes)!(約19:30);在對罪惡不義的世界抗爭之中,祂安然將自己交在父神手中,深信不疑上帝的掌權,說: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祢手裏(路23:46這裡仍是天父的世界!

筆者無意將昔日耶穌在十架所作的,等同今天面對惡勢力欺壓時,我們要百份百照單全收。畢竟我們的處境與基督並非一樣,可是救主在對抗不公義的世代,選擇了另類的回應,與世人以惡惡的截然不同。求主賜我們智慧及能力,不為惡所勝,反以善勝惡!

感恩也要同心 陳國華

每間教會都有一年一度的堂慶,有大事慶祝的,特別是跟“十”有關的年度當然也有簡單得在崇拜和其中的祈禱加上“感恩”的字眼便,又或在崇拜散會後切蛋糕,大家一起說句“Happy Birthday”就完成任務了。

黃宣家28周年堂慶這慶祝的日子中,大家能拿什麼來獻給主?有何事可獻上感恩?

一年時間雖然不太短,但也不能算長;這一點時間,可曾有什麼大事工“特別”作為?否則就只能把一些小事、瑣事提出來感恩一番。所以有些基督徒會覺得教會“煩”、“濕碎”,甚至認為教會虛偽……(當然可能是這些信徒自己有問題)是的教會常有習慣性地表達感恩,傳統上又會教導信徒要數算主恩:「凡事謝恩,因為這是上帝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帖前5:18) 不過凡事不一定有記錄,具體有些什麼事情值得堂會在文件、聚會中記載和開的感恩清單,要人人都認同、同聲“阿們”也不是那麼容易。(我們區會對堂會的年報也有近似非流水帳式記錄的要求)

教會的發展和過程,一般而言都是平平無奇的,因為教會事奉常常是深耕細作、細水長流的工作,轟天動地的見證實際上會少得多。其實在現今的社會環境之中,一般教會若沒有什麼負增長,經已是件十分感恩的事情!或許有些追求成功、講求果效的信徒,會把平穩看作停滯、把艱苦寸進視為失敗,那感恩又從何說起呢!

設若天天都是豐富大餐,那麼任何大餐都會變得平常了;如俗語說的“英雄見慣亦平常”。即或主天天親自與你同行,但你就是未必會感覺得到那是信徒的信心靈裏的問題。

人各有志,要群體一致的感恩或許有點難度,不過當我們高唱“主的恩典樣樣都要數”(詩歌數算主恩其中一句)之時,在個人的生活上其實並不太難;一年365日,總有讓你感恩的事情。生活上小事的得著,對別人而言可能是小恩小惠,或許不當一回事,但當事人卻會另有一番感受,因為那是與主的關係,可以令人真實地感受到主的眼看顧主的耳聽他的祈禱(彼前3:12)即使經歷是小事,也能叫的靈命活得更強壯。環顧堂會之內,其實不難省起身旁就有很多大小的肢體,而你也曾為他們代禱過,只不過這些“個人”所經歷的恩典,未有被算進整體的感恩事項之中。我們事工化了的堂會,著眼點常在於“事”而非人,可能只有人數不多的小型堂會可以這樣人性化吧!或許這是教會也該同樣重視的感恩方向,能叫教會的“感恩”更豐富活潑更充滿色彩。

黃宣家今年真要感謝主,因為就過去數週,大家為裝修籌得二百多萬,雖然未達計劃的目標金額,但二百多萬可不是個小數目。筆者感恩的,不單是在短期內籌得這個寵大的奉獻金額,更是因為大家對教會的愛心、對主的信心、對同工和執事們事奉的認同肢體們珍視這大家庭同心地建造,繼購置九樓之後,又為這家獻上感恩的祭每個投入的小錢和肢體,都能叫我由衷地獻上感恩、心裏“阿們”!

原來凡事謝恩就是不計較事情的輕重大小,和個人的愛惡等因素,認定既是恩典,總有神的心意,要把大家結連起來是神對教會眾信徒的旨意我們要一同來凡事謝恩

處理那不能處理的 杜幼珊

「行為背後必有原因」,這句話近日強烈、反覆地在腦袋泛起,一直領我屏息靜氣去沉澱近日香港的「六月悲傷」事件;談到行為,每遇上不合宜、不妥當、非常規或是違法的行為,我們普遍的反應是「處理行為」,包括:糾正、遏止、除掉、懲治等,香港的文化既急速又即食,效率和效果是我們的著眼點,所以我們習慣和傾向止步於「處理行為」這個層面,其實追求更理想、更徹底的果效,還有很多層面有待處理,可以是找出引發行為背後的客觀事件或處境,例如:自毀行為背後源於考試成績強差人意,可以是找出引發行為的個人觀點或主觀期望,例如:成績差劣代表我沒有價值,我不值得被愛;設若處理客觀事件或處境,找個補習老師作功課輔導一般也能解決,設若處理個人的觀點或主觀的期望,就必須滿足當事人的內在需要——沒有前設地聆聽心聲,沒有設限地同理心情,無條件地接納當事人刻下的獨特性與價值,並予以肯定。

處理行為以外,進深處理隱藏的觸發因素和誘發酵素——客觀的事件和內在的需要,其效果是徹底和長遠的,既能滿足當時人的情感和心理的槽谷,又能夠賦權予當時人,加強其勇氣值,敢於面對自我!提升其成熟度,追求突破限制!開闊其視野,拓展反思能力!當然,跟進深層的需要,時間、耐性和心力就必須付上,這與香港的即食與急攻文化產生無窮張力,對於深層需要的處理,由於缺乏逼切感和危機感,不了了知是大多數人的選擇!

面對生命終局的問題,未歸信耶穌的人會視為虛無飄渺和不設實際,皆因他們的宗教觀也是即食的——「信耶穌有咩用?可改善我的生活嗎?」、「耶穌幫到我嗎?能醫治我家人的重病嗎?」、「耶穌靠唔靠得住?係咪會幫我搵到份筍工?」人類眼光的短淺,心靈洞察的愚昧,限制我們停留在肉身的需要與今生的層面,人類心靈的狀況與內在的需要往往被忽略、被無視!

感謝主耶穌,祂不狹隘於作個處理事務的萬能先生,聖經記述一個患了十二年血漏的婦人,認定耶穌有能力醫治她的病患,礙於當代的人視血漏是個不潔的疾患,窒礙了婦人到耶穌跟前求醫治,她只暗暗地混入擠擁的人群中緊隨著耶穌,靜悄悄地摸耶穌的衣裳繸子,血漏立刻就止住,隨即被耶穌發現:「摸我的是誰?」婦人知道不能隱藏,便戰兢地承認,並把觸摸耶穌的緣由和怎樣立刻得醫治,勇敢地當著眾人面前訴說出來,主耶穌沒有半點責備,還堅固婦人的信心:「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去吧!」耶穌不單作肉身的醫治,還處理婦人內心的掙扎與恐懼,在眾人面前確認她已得潔淨,恢復她的自尊,肯定她的價值,為婦人作了全人的醫治,裡裡外外都痊癒,作個煥然一新的人。

感謝主耶穌甘願俯就無知與卑微的,來到世間就成救恩,為人類的生命終局提供出路,祂既是聖潔與公義,也是憐憫與慈愛,除了嚴肅與公正地處理和懲處罪惡與罪人,更徹底幫助罪人面對和解決罪惡的纏繞與控訴,使接受救恩的人可以罪得赦免,身心得醫治,與上帝復和,成為蒙恩的人!超越的主耶穌能處理那不能處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