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支丹 楊時彥


由於黃宣家將有一位弟兄前往日本短宣七個月,於是引起筆者對日本宣教歷史的興趣。對於日本的宣教,可能我們會感到陌生,充其量就是聽聞那裡是一遍福音硬地。不過,鄰近香港的澳門大三巴,相信不少的港人曾到此一遊,原來大三巴與日本宣教有歷史的淵源,昔日那裡正是耶穌會東南亞宣教訓練的大本營。大家去大三巴旅遊時,有沒有順道參觀耶穌會在日本宣教的歷史?事實上,展館裡面便埋葬了殉道的宣教士及吉利支丹(江戶至明治時期,日本人稱基督徒的名稱,來自葡萄牙語Cristão)。

因應馬丁路德等人引發的宗教改革運動,十六世紀羅馬教廷(天主教)激發起內部的自醒與改革,其中之一就是耶穌會的誕生。耶穌會有不少的修士,梯山航海、遠渡重洋,前往異邦傳教,當中我們較為認識的有來華的利瑪竇、湯若望及南懷仁等傳教士。至於第一位到達日本的天主教傳教士,正是耶穌會的創始人之一,方濟沙勿略(San Francisco Javier),他被天主教稱贊為歷史上最偉大的傳教士

日本給我們的印象是一塊福音硬石,日本人只信奉本土的神道教或佛教,但其實1549年沙勿略到達九州鹿兒島,開展傳道工作,日本人的反應相當正面,兩年內有一千五百人信主,還建立起第一所教堂,當時在沙勿略的眼中,基督信仰非常合適日本人呢!及後1570年,日本信徒增至三萬多人,而且陸續有大名(日本藩主)領受這道。大將軍織田信長時候,給予人民宗教自由,因此天主教也蓬勃起來。到豐臣秀吉時,曾激增至三十多萬基督信徒,可是到秀吉晚期開始對付外來勢力,漸漸逼迫及殺害信徒,到篤信佛教的德村家康當政,逼害更變本加厲,而進入幕府時代,家康被奉為神明,對那些不願跪拜的天主教徒進行大清洗,有不少信徒不是被殺,就是被迫棄教。電影(小說)【沉默】,便是講述這段十七世紀日本的宣教血淚史。

1

638年九州島原農民起義之後,德村家光實行鎖國政策,斷絕一切與外國的往來。差不多直到幕府倒台,明治天皇再執政,日本長達二百多年後才再次與世界接軌。就在此時,第一位基督新教(更正教),浸信會宣教士於1860年到達日本,展開福音工作。如此,陸續有外國宣教士來日宣教,他們透過教育辦校,成為福音平台,同時孕育有基督教價值的新一代,這些年青人後來在成為日本舉足輕重的人物,例如,內村鑑三(明治時期的思想家)、新渡戶稻造(明治時期的教育家)等人。雖然這些信徒使日本人對基督信仰改觀,然而明治時代全國推行信奉神道教,並奉天皇為神明,加上後來昭和登基,發起二次大戰,日本基督教再次受到牽連,牧者信徒均受到迫害。到大戰結束,基督教才再次復生於日本大地之上。據估計,今日日本基督信徒人口(包括天主教及更正教)占全國的約1%,有百多萬人。

日本人曾侵華,並占領香港,使許多人活在苦難之中,但這個民族都是上帝所愛。日本基督教歷盡滄桑與苦難,正如教父特土良說:殉道士的血是教會的種子。這提醒我們中國基督徒之餘,也表明日本的弟兄姊妹,為愛主而付上生命!記念中國、香港教會之外,我們亦應當為日本禱告,求主光照日本人的心,使他們愛慕真理,走進神光明的國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