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短宣異象分享 梁廣沅


自上帝呼召我開始,我帶著禱告的心來到上帝面前,渴望進一步尋找神在我生命中的心意。對於日本這個地方,上帝沒有讓我領受震撼人心的異象,也沒有讓我看見清晰的告訴我要作甚麼事,上帝只向我闡明了一個簡單明瞭的事實:上帝愛日本人。我在今天也帶著信心的告訴主:我願意更深明白耶穌你對日本人的愛,求你顯明你的旨意吧!

我的女朋友有半年時間參加了在南非的宣教訓練,在她受訓的同時上帝也慢慢教導我,令我眼界慢慢擴闊,開始學習世界有多大,了解福音的需要,我們的主是以怎樣的眼光看世上的人?說來也是慚愧,過往雖有參加過幾次教會少青的短宣隊,但也沒能清楚自己的使命,其中的經驗現在才開始慢慢消化,真正體會「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不論甚麼地方,人真正需要的是主。令我開始思想宣教在我的召命中是怎樣的位置,求主告訴我祂對我的心意,祂希望我怎樣服侍這「未得之民」?

禱告的過程中,上帝讓我想起一件事。幾年前,曾有一位在日本北海道服侍的宣教士來到我們教會分享,她本來是一間大教會的傳道,上帝很祝福她的事奉,透過她的工作領了很多年青人信主,建立了一個很大很大的青少年牧區。上帝卻在她事奉的高峰中呼召她。上帝要她放棄香港的事奉和成就,來到日本做教會與日本人中間的橋樑。這個呼召漫長、也不浪漫,在她的分享中,我看見滿滿的挫折、疲倦和孤獨。我不明白有甚麼原因叫她繼續,上帝給她有能力、有恩賜、有果效,退役回港做一個傳道人,這不是更好嗎?這選擇受苦的心態我不明白,直到我自己奉獻立志全職服侍,還是不明白,但我佩服這份氣概。上帝感動我為她的事奉祈禱、也為她服侍的民族祈禱。

把奉獻連繫上捨身,把宣教連繫上日本,帶著這一系列的問題,我在上年年頭參加了一個有關日本宣教的宣教動員聚會。我想開放給上帝,讓祂教導我。主在聚會中讓我看見日本很少人認識神,教會缺乏牧者,很少年輕人,與外面社會形成了一個很高的門檻,社會壓力很大,人的心很剛硬、卻很痛苦,這是我在香港從未想象過的環境。上帝當晚透過一首日本詩歌感動我,我不會日文,只能從翻譯明白歌詞的內容:「在主面前跪下,從心底讚美,你永遠是我的神」。看見身邊的日本人在上帝面前高聲宣告耶穌是他們的主,我很痛心,他們是上帝創造的民族,卻幾乎所有日本人都不認識他們的父,我渴望有一天可以看見日本整個民族在主面前,承認耶穌基督是日本人的主。想到這裡,我就忍不住落淚了。

晚上回到家中,我對那首詩歌念念不忘,它讓我知道日本人有多麼需要主,也讓我感受是耶穌基督才是他們的出路,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歌名和歌詞,只有「在主面前」這個線索。花了一整晚尋索,始終無功而回,在睡覺之前,我向上帝作了一個這樣的承諾:主啊,我感謝你今天對我的教導,我真的很想再聽到那首歌,但我知道一切掌握在你手中,我不求現在馬上知道,但求你在我再次聽到這首詩歌的時候,我可以記起今天對日本人的感動,和你對日本人的愛。

第二天,我在團契中分享這個經歷,得知當日團契週會剛好是請來了一位日本準宣教士作分享,我心想日本宣教士很有機會認識那首詩歌,上帝的安排永遠超過我們想象,團契分享的準宣教士正正是昨天領詩的弟兄。上帝不單聽我的禱告,還安排了最合適的人回應我的禱告,上帝馬上回答我,祂對日本人的心意,是否也急不容緩?這個奇妙的經歷讓我開始認真地求問上帝,正如我向上帝作的承諾:我願意去了解你對日本人的愛。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日本正步向屬靈上的滅亡,被社會砸碎的自我、世界第一的自殺率、色情行業的興隆日本人看世界的顏色,和我們有不同嗎?上帝愛日本人,這是奇妙的恩典,也許是因為上帝愛日本人,才會給他們民族獨特的文化、恩賜。也因為祂渴望祂的子女回歸,才會寬容日本,不願有一人沉淪,願人人都悔改。上帝愛日本人,所以才會呼召千千萬萬工人放棄自己的事奉和成就,來到日本開荒吃苦,作無果效的工。

正如我所說,上帝沒有讓我領受震撼人心的異象,也沒有讓我看見清晰的告訴我要作甚麼事,我只想回應向上帝作的承諾:我願意學習主對日本人的愛。經過一年的禱告等待和預備,我願順服,嘗試以信心回答主的邀請,我決定在我大學畢業和進入神學院的一年間,抽6個月的時間到日本工場學習,這個短宣對我而言是一個機會去探索未來的事奉路。20187月開始我會先在泰國接受差會為期一個月的東亞洲宣教訓練,20188月至20192月我將會到日本北海道的札幌進行為期六個月的短期宣教體驗,我將會加入一隊名為fmZERO的國際宣教團隊,對札幌的大學生作福音工作。邀請大家為我禱告(詳細代禱需要記在代禱卡)。期望可以在宣教士的身上學習宣教的屬靈特質,嘗試長時間(相對一星期的訪宣)向不同文化的人分享褔音,將異象帶回黃埔堂,建立差傳的使命人生,求主顯明祂的旨意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