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領袖 陳國華


選舉選誰?是多方面認識候選人,抑或憑印象作出選擇抑或靠估便了誰可作領袖?

“估領袖”是大人細路都啱玩的遊戲,要能玩得開心,領袖要有點新意,而參加者則須順服。不過若大家來來去去只有幾個小動作,就不免稍為沉悶;但有時領袖那些高難度動作,甚至使人尷尬的舉動,令人難為情,也易露出破綻。無論如何,遊戲結果通常都是歡喜快樂的,而且少有不懷好意的批評。

在教會之中,批評會使人卻步,不敢參與事奉。因為批評容易帶來傷害。不過無論是批評別人,信徒更害怕是自己會影響了事工、虧損了教會。信徒喜歡引用經文來提醒不要論斷人 (太7:1; 羅2:1-3),故此不要互相批評,還有要講求愛心、寬容等美德。在香港這地方,原來也仍然有不少人持有差不多的傳統觀念,認為批評社會領袖是不應該的,會破壞了社會的和諧。因循的跟從,就像在玩“估領袖”的遊戲,大家只會跟著領袖的指令。但誰是真正的有本領的領袖,就不了了之。

在現實社會之中,人對領袖的態度不會像玩遊戲,因為對象不同,公眾的要求和標準也不同。領袖無知、滑稽的舉措,或是又高又大又難的動作,令人感到“惡鯁”,惹來批評是常態,若論到政治,市民更不會照單全收。好些拒絕批評的的人,卻批評那些異議者,渾然不知自己正掉入“論斷”的窠臼之中。

基督徒會把“不要論斷”錯誤解讀,很可能是固有的觀念和思維作祟。綜觀聖經教導,判斷是經常發生的事,沒有判斷,就連誰可以作領袖都搞不清楚,也只能估領袖了!主耶穌指出了一個極簡單的判斷方法:「好樹都結好果子,唯獨壞樹結壞果子……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太7:17-20),不用靠估。

所以聖經中的領袖選舉通常都同時指出應有的條件。「要從百姓中揀選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誠實無妄、恨不義之財的人,派他們做千夫長…管理百姓。」(出18:21),「當從你們中間選出七個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人,我們就派他們管理這事。」(徒6:3),使徒保羅也有頗詳細的要求(提前3:1-13),候選人的個人品性和生活表現,都在審視之列,大家不能靠估要按這樣的準則選出教會的領袖。

古人任命領袖,須“選賢與能”,除屬靈方面,大原則與聖經相同。不過在教會中事奉要“選賢與能”有點奇怪,因為我們假設信徒都是賢者,而能者的恩賜由聖靈負責,那麼人人都應具備這基本資格,還需要怎麼去選?所以我們不能把現實理想化,忽視了人的軟弱層面,看好果子(如能力)留意壞果子。

論到賢和能這兩方面的條件,在現代社會之中,人常常只看一半,因為我們重視作工的能力,而人品這些較為內在又難以量化的因素就只能折讓,不多加思索,只憑虛無的信任便算。認為能被選出來作候選人的,豈不都是有能之士嗎?! 更大的問題是,我們都被功利所誘,故此有勢力有才能的但無品的人充斥了社會的領袖階層,真是可怕。

教會選舉在即,能者當然有機會,但賢與不賢不能都掉以輕心。留意我們不單是選教會的領袖,而是操練參與作為社會公民,同樣有責任為社會領袖選賢與能,而不是按一點印象。貫徹的原則,不靠估,才能造就整個群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