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聲音」還是「信息」 趙澤堯


2003年香港實施自由行,高峰時每年訪港的內地旅客超過3000多萬人次。這數字,除了令香港的媽媽買不到奶粉、屋村附近的小型文具店變了藥房、士多變了化妝品店舖,與及書報社和家庭用品都變了珠寶手飾之外。每天還多了八萬以上的流動人口在街上流轉,令本已飽和的交通系統,無時無刻都在「繁忙時間」中運作。香港人長期活在人多擠迫的生活節奏,若稍為失去耐性,很易發生爭吵。

人與人之間的爭吵,除了空間緊迫之外,相信還會受其他原因引至。

還記得香港回歸前的某暑假,我在工作時間乘搭地鐵(現在稱為港鐵)。車箱內的人都較往常多一點,但不算擠迫。當列車到達某轉車站,門車打開,乘客出入之制。突然間,不遠處傳來漸漸響亮的女聲連翻說著「唔該!」「唔~該!」,原來是一位雙手拿著大量物品的女士,想從最近自己的一邊車門落車,卻遇上一位站在門前的男士。男方轉身看著手拿大量物品的女方,卻沒有什麼讓路的意圖行動卻說「唔該咩唧?」。女方這時更大聲的說:「唔、該、借、借!唔係落車,就唔好企響門口度啦,阻住晒!」男方轉開瞼背著她,動也不動。這時,關門的响號響起,女方火速強行登上月台,站在門外繼續說:「叫咗咁多聲『唔該』都唔讓路,咁自私……」這時車門關上,眾人對男方的言行都在側目耳語,他便轉身步往別的車箱。

這件事讓我思考了三個問題:

  1. 「唔該」是我們普遍的用詞,是人與人展開對話的開場白;例如在問路時,我們會先說「唔該」,再看看對方的回應是否正如自己的期望,才繼續發問。假若對方沒有溝通的意欲,「唔該」這句話,就只成為一瞬即逝的「聲音」。從另一角度看,「唔該」是一個信息的表達;例如在路上有陌生人向我們說「唔該」,意味他正向我們發出求助,如果我們能夠了解得到「信息」,就可以從對方和自己的處境和需要作出回應。

  2. 不同的人對「唔該」一詞都有不同的理解。每個理解的背後,都反映出各人的不同理念和價值觀,從而作出不同的回應及行動。地鐵故事中的男方回應了「唔該咩唧?」,這意味他可能未明白女方的要求;他隨後轉開瞼背著她,動也不動,明顯是不滿女方「阻住晒!」的言詞態度。

假若事件中的男方換上是你,你會如何回應?會有什麼行動?背後的理念和價值觀又會是什麼?會否快快讓路?還是回應她「要落車,就一早企近門口啦!」每個回應,都反映出我們內心的理念和價值觀。

  1. 在日常生活中的溝通,我們不會把每句說話,都放以哲學家的「邏輯哲學」去加以分析,之後才作回應。但也不能不加思考,只從個人的感覺是否良好來與人滑通。我們仍需要有合適的說話態度來表達誠意,在處境中考慮雙方的狀態,讓彼此都能在當下的實況中互相明白,解決問題。

我們都明白,在三一上帝的創造中,人與人、人與上帝之間本應有緊密的互動和連繫,但現實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中卻是「缺口」處處,我們之間的相處不是單靠學問去解決,乃是需要知識和實踐之間的互動。

另一方面,生活在世界不同的文化和意識形態下的信徒,上帝亦從沒間斷的跟我們互動和連繫,只是我們與上帝之間的關係也是「缺口」處處、彷彿常有飛鳥來吃掉我們心中對上帝的記憶!有石頭擠壓著我們靈命成長的空間!有荊棘纏擾我們跟從主的心!(4:1-34)

然而,上帝滿帶著能力的話詞已經發出,並且記在聖經裡。若我們仍記得上帝十架的恩情;有真正的靈命成長;並立志委身一生跟蹤主。上帝的話對我們來說就不可能只是「聲音」,乃是一種召喚生命作出回應的「信息」,並引導我們實踐真理,向世界作見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