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信徒之旅 陳國華

筆者剛去了一趟旅行,從第一天開始和團友們一同吃飯,就發現整團人中有近三分之一是基督徒。就是平常在食肆之中用餐,我也常常發現周圍有謝飯禱告的人;當然,那些人不一定信仰基督,但相信絕大部分是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徒)。讀者們若稍為留意,也不難發現周圍有基督徒的存在。根據政府新聞處《香港年報》(2016年)的估算,信奉基督的人口佔約佔12%,而香港大學多年前亦曾做過一項住戶調查,其中的青少年基督徒更達18.7%。亦有其他國際機構估算香港有14.3%基督徒。“柏褀中心”最近的分析,基督徒(及天主教徒)人口更達24.1-31%(詳情可參看第1616期《時代論壇》“究竟香港有多少基督徒?”),與筆者“目測”的結果大致接近。但當我們回看“教會更新運動”的教內普查,卻指出全港崇拜人數約只佔人口的4%,那實在很少,跟上述那些統計或分析的信徒人數,有相當大的落差。

或許換個角度來看,就是出席教會崇拜的信徒,只佔信徒很小的一部分。

為什麼今天那麼多基督徒不來教會聚會?“教會悶”是老掉牙的毛病,時至今日,問題已演化為“離地”的問題,包括了與時代脫節、與社會脫節、信息和方法脫節……相對而言,也有教會/領袖把信徒的缺席歸究於他們不認真,不長進,如好些社會人士般描述這一代的年青人是“廢青”……筆者相信,如果教會可愛,相信信徒是不會拒絕來教會聚會的。從一些在不同教會遊走的信徒看,似乎他們都在尋找一處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

問題當然不一定是教會(組織)單方面出事,信徒受著各自背景和世界的塑造,若沒有按真理更新變化,就自然有一樣的影響和結果;信徒中有真“廢青”也不意外。不過我們須先認識,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是包括了你和我的信徒群體,教會有問題其實就是信徒出問題。

或許大家都曾聽過未信主的人如此說過:“如果某某上了天堂,我寧願下地獄!” 無疑某某很可能是個人憎鬼厭的人,但若他也是個基督徒,就自然地使教會起了像保護的作用。且看這例子:曾有姊妹犯錯,遭到其他肢體投訴,並指出不應留這樣的人在教會!但作為教牧,難道要把軟弱的人都趕走嗎?不單事分輕重,而且認罪悔改才是必須的。結果好的走了,犯錯的留了下來,所以教會常常予世人包庇惡人的觀感求主憐憫。這豈會是教牧、教會想望的結果?! 畢竟我們都是罪人,蒙憐憫而走在一起,所以盼望是,教會各人都能在聖靈中追求更新,成就合一。當然信徒要先更新自己,否則合一就是個夢想。在現實之中,無論在教會或是在社會,人惟我獨尊、過份主觀的表現只會做成分歧,以至於分裂。

當教會之中有領袖不斷自我膨脹,自然就會排擠別人,受不了的就會選擇離開離開教會的信徒又多有因為對教會感到失望,而選擇不再踏足任何教會的。又或反過來有領袖或信徒因著種種原因不被群體所接受,不得不黯然離開,他的一些支持者也都跟著走他們多會好一段時間像旅遊一樣,沒有固定的教會生活,成了無牧的流浪羊,也有隨之流失的。人是膨脹了但教會萎縮了,求主寬恕!“有人的地方,就有人的問題”,這人世間的說法,其實一樣適用於教會,所以弟兄姊妹要曉得什麼是罪人、舊我,並以此告誡自己。

領袖自我膨脹的問題有多方面,有自以為是,有自高自大,有自誇自義、自用剛愎、自矜功伐、自由放任……與聖經的謙卑教導背道而馳。自我膨脹還會驅使門徒不必要地消費人力物力、光陰、恩賜,甚至愛心,成就個人虛妄的理想和工作。當門徒以為自己可以攀上人生的高峰,卻在眾目睽睽之下跌倒,今日社會和教會不乏這樣的失敗例子。聖經曾向僕人發出警告:「你為自己圖謀大事嗎?不要圖謀!」(耶45:5)倘若弟兄姊妹知道見證的重要,又以事奉為己任,都當常常自省,以免偏差。自省不容易,做足個人靈修也不一定有所發現;除非人能放下“得著、成功”的功利心態在讀經、祈禱的時候,能夠認定神是烈火,以至能有真正虔誠和敬畏神的心(來12:28.29),並且效法主的謙卑虛己才能真正明白“加略山的愛”,並曉得神的能力在洞悉自己軟弱的人的身上能夠顯得完全(林後12:9,而非憑自己的能力成就見證。

其實我們不難發現旁人的偏差、肢體的軟弱,也知道甚至經驗過聽從別人指導的、提醒的,較容易修正個人的問題。所以主差遣門徒,不是你或我,而是「你們」,兩個兩個、十二個、七十個,並肩同走見證之旅!感謝主,讓門徒走在一起,可以各盡其職,互相造就。

參加過旅行團的,許多時都會發現團友的問題,例如遲到、諸多批評等等,會導致團友間雖“同枱食飯,各自修行”,零交流,甚至一兩位團友的個人問題,也會使旅程變得難堪!另一方面當團友都能按領隊的指示,聽導賞的講解,整個旅行團就愉快得多。筆者夫婦旅喜歡“旅行團”,除了不會感覺孤單外,另一個原因就是有專人照管顧。當然領隊的工作也是十分重要的,安排妥善,用心盡力,都能讓團友能享受旅程之樂。筆者夫婦參加的這次旅行團,也曾刻意在團友中表達友善,並把一對似乎在爭執(黑口黑面)的夫婦帶回歡樂的旅程中。團友雖年紀有相當差距,各有個性,但都能快樂共處,感謝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