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是我會是誰 陳國華


只從個人的觀點角度看事物,得出的結果,自然是這個人所想望的。基督徒也是一樣,某某基督徒(自稱)的觀點,是不能就等於是基督徒的觀點。所以弟兄姊妹須真的知道真正基督徒究竟該有怎樣的觀點。故此,作為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說自己仍要「竭力追求…忘記背後…向着標竿直跑」(3:12-14),而這標竿是主鎖定給保羅的。我們也很熟悉他的名句:「不再是我」(2:20),教會且常用作聚會的主題。不過全句「現在活着的不再是我」都用上看來就少得多了,而且似乎也不大曉得下句:「乃是基督我裏面活着」!

信徒當然可以把「不再是我」掛在咀邊,因為身分上有了轉變,生活可能也有點兒變化,想像中連言語、氣度可能也會有所不同……但現在活着的這個“我”,是怎樣的呢?活得更高大?更強悍?更聰明、健美?除非是個隱形信徒,否則不論這個“我”表現如何,世人都有一把尺來量度你,知道你跟“基督徒”有什麼分別。世人對基督信仰的認識,可會令信的人感到驚訝!事實上我們的信仰本就是給普天下人的,具有普世價值;例如神向人所要的「行公義、好憐憫」(6:8)。當然,我們不用敲鑼打鼓告訴人自己是基督徒,在合宜的場合為主作見證便可以了。不過若高舉這身分,就必須照樣高舉基督,正如使徒保羅所言:「現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我裏面活着。」這活着的我,乃是承傳自救主耶穌,以誡命為宗旨,按着聖言教導來生活和見證。

在我們中間有什麼市長、高層,宣稱為信主,甚至會上教堂、會禱告,但所行所言卻有違聖道,輕視普世價值,那算什麼信徒?

昔日主耶穌以五餅二魚供應跟着祂走的群眾,從幾近沒有的微小供獻「給他們吃」,拒絕了門徒所言,沒有叫群眾散去自行找食物。門徒的建議,有如本地人的口頭話:“食自己”

此時這彈丸之地,雖坐擁萬億儲備,沒有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卻要人民自求多福,“食自己”!

當下的問題是,社會大有貲財,卻要減省養老扶貧的預算,貧寒人要“食自己”。還有資源極度欠缺的公共醫療系統,前線人員疲於奔命,增添醫療事故的風險,而高層還有獎金,但基層要“食自己”。有大大片土地廉價供少數人遊玩的球會、會所,和大量被濫用的棕地,不去善用,卻要耗光儲備、破壞自然環境來打造未知會否沉降和水淹的土地,眼前無殼和蝸居一族、劏房客和麥難民等等,都不知要待到何時,暫時長期地“食自己”。聲聲沒有大白象工程,各區小工程多在點綴昇平,實益於百姓不多;大工程更不是大大超支就是千瘡百孔,公眾未見其利,大家“食自己”好了……為未來社會?為未來年青人?那今日眼前的年青人和黎民百姓呢?都要“食自己”嗎?平安的福音,該是給遠處的人,也要給近處的人(57:19; 2:17)

基督徒想當然是愛神的,但聖經如此教訓:「不愛他看得見的弟兄,就不能愛看不見的神。」(約壹4:20),若我們只看到自己所愛看的標竿,不論身分、生活等有什麼改變了,「不再是我」就只不過是化了裝、易了容的另一個我。保羅教導的乃是「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2:5),有這樣的標竿,才能有真正合乎聖道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