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理智禱告;

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理智歌唱。

(哥林多前書14:15

本週思想–2019年2月24日】「用靈歌唱」是否就是保羅所說的靈歌(5:19; 西3:16)?其實聖經中靈歌的意義並不明顯,也不能按哥林多前書這節經文上文所論說的方言來解釋。時至今日,除了自由敬拜唱詩時夾雜方言,根本不可能存有靈恩的方言詩歌(不是指民族方言)──因為不能類別、不能記錄、不能重覆,更難以理解──也正正是方言不該公開應用的原因。按經文,保羅似乎是說人以詩歌來唱出心靈裏頭的感受,是隨心的、感性的,甚至即興的,意義上與「心被恩感歌頌神」相似。“靈感”是不少創作人常用的說法,由舊約到初期教會,聖靈引導的敬拜都是明明白白的,會眾能夠「彼此對說,口唱心和」,而非高和寡。個人的得著或感受,若要人人都聽得明白,共通的言語或文字是基本的條件(現代中文詩歌就常予人天馬行空的感覺,甚至有詞不達意或詞語錯亂的現象)。像騷靈(soul music, 黑人靈歌),可謂靈歌的表表者;這些歌曲背著傷痕,也盛載了救贖和盼望,直由那一代人的心底靈魂中發出,讓聽見的人同感一靈,能領悟理解,跟靈恩式的呼喊或方言截然不同,對人對己的幫助實在有很大的距離。


本週思想–2019年2月17日】除了要為什麼代禱、祈求外,保羅對個人怎樣禱告似乎沒有太多意見或許當人能用靈禱告,也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況且即使人不曉得怎樣禱告,聖靈也會以祂的歎息來替我們禱告(8:26)我們不要以為保羅是單單針對方言而作出這節經文的教訓,其實同時也是教訓了只用理智來禱告的人。對哥林多教會“靈與理智”並用的指導,在群體或獨處之中都是合宜的。和合本把「理智」譯作「悟性」,即使未必十分準確,但意境較為寬廣,多個英文版本譯的understanding字義上不大理智。也有中文聖經譯「心思」,可以指心中主觀的所思所想,不一定能令人意識到是指思想細密方面,就更遠離理智而更接近於「靈」。今日信徒的信仰實踐,常有如鐘擺,不是太靈意就是太理性,其實都是太自我,不合乎中道。能對真理對行道、對群體對對象有悟性有understanding的,這樣的禱告就能更能造就人造就自己。如經上指示:「你們卻要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裡禱告。」(1:20)


本週思想–2019年2月10日有人認為禱告是個人的事,是個人與神的關係,旁人無容置喙。在高舉個人的世態下,聚會也只是一個選項,而且怎樣參與其中也絕對可以是自我的。因此昔日教會聚會中靈恩──方言──的表現,就被使徒斥為混亂,甚至吩咐他們「閉口」(林前14:28)無怪乎教會中有公禱書和好些禱告範本,叫信徒能有序地參與。經文提到「用禱告」不是指聖靈,而是人自己的靈別搞錯了。當然,人的靈既被主所釋放、受聖靈引導,本是自由的,按領受而回應也理所當然個人的自由也需要合理我們領受的本來就是建基於真道所以單憑感受並不能整全地造就自己遑論建立基督的身體了。蒙恩的信徒自己有所得著也要成為主施恩予其他信徒的器皿,怎樣自由也是受聖靈,以至於群體的牽引


本週思想–2019年2月3日關於禱告,主耶穌有不少十分實際的教導,新約書信中也有很多使徒們的囑咐,和他們祈禱的方向和內容等等,是信徒實踐的重要指導。經過長久以來聖徒們的詮釋和榜樣,塑造了此時此地的禱告樣式。大家會慣性地用上聽慣的禱聲祈禱,在互動下漸漸形成群體的祈禱表象。靈恩的靈恩,基要的基要,禮儀的禮儀……當然還有一些大家都有的格式和用語(讓來聚會的新朋友聽得一頭霧水),好像我們的禱告就是要叫旁邊的人感到高深莫測!保羅卻很著重公禱時大家怎樣表達,經文就指出了「靈」和「理智」需要平衡;兩者之用雖是個人的自由,但他不放棄任何一面,都「要用」。因為把靈全然遮蓋外表,或是把理智當作人裏頭的心靈,都缺失了另一部分禱告的重要元素,也不是人人能承受得起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