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心敲鐘 莊得成

朱耀明牧師在「佔中九子」案被判罪成後陳辭,道出作敲鐘者的感召與盼望:即使明知敲鐘後要面對周遭打擊,但仍然堅持。倘若眾人也成為敲鐘者,便在危險將臨時持續喚醒人的良知。

我們在過去兩個月經歷兩次與政治相關的事件。四月,「佔中九子」案裁決,當中四人即時服刑;台灣殺人案衍生修訂逃犯條例,政府將在大後天(12/6)在立法會恢復二讀。有傳政府欲在六月底通過修例,挫敗民間反對修例的士氣並減少七一遊行人數。

立法會上月修訂逃犯條例出現衝突,與其說是建制與民主派爭奪審議控制權,不如說為民間對抗政府修例的嘗試。目前,建制陣營佔優,議會程序能按他們意願修改,必要時甚至快速完成程序為政府保駕護航。立法會在上月出現兩個修例法案委員會,「鬧雙胞」情況最後由政府提出在大後天恢復二讀作結,可說是政府為盡快通過修例,繞過正常程序卻損害了程序公義。

不論議會內還是街頭上的衝突,多數香港人都不喜歡。然而,不喜歡就表示對身邊正發生的事,在認知過後便無回應?從朱牧師的陳辭,雖然不是所有人認同他有份發起的「和平佔中」理念或是在雨傘運動中的角色與取態,但我們至少會認同,面對社會不公義的事,我們不能就此麻木,也不應處處計較自己在參與過後的得失多少。我們也有自己可以做到、發揮到的地方去實踐公義。

大多數人包括你和我都不是法律專家,更不是位高權重或尊貴的議員,無法以一人之力扭轉大局。但是,社會各界越來越多聲音對是次修例,不論草案內容、政府修例手法、態度,以至當權者對事態指指點點表示憂慮與不滿,正好說明社會普遍對修例存有相當保留。如果大家都不懼怕更為壓迫的前景,敲起警鐘,燃起自己的燈,未來即使或會異常黑暗,一點點的光明便證明黑暗的存在——黑暗可使人恐懼,但不能真正主導所有。

我們應好好運用今天仍有的空間去實踐公義,也求上主使我們有勇氣在不同角落做敲鐘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