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遊行到大衝突到 莊得成

我們在這星期經歷了很多事。我們當中有些慶幸能參與多年來最大型的遊行,有些曾在政府總部外和唱詩歌,也有些在街上再次遇上催淚彈或其他武器的威懾甚至受傷。經歷過後,我們喊出了很多問題:為何在上位的對抗爭者如此無情麻木?為何執法的着了魔,失卻了保護市民的本分?為何香港真的要面對嚴峻且殘忍的將來?神何時出手?

從大遊行我們展現心裏對這城的熱愛。在街上人們緩緩前行仍不放棄,看見和平的人海覆蓋路面每處,我們彷彿戰勝了黑暗。然而,後來年青人在街上與警察對峙,頃刻想到又有人搞事?但回想過來那真正使人心由希望轉為憤怒是政府的回應。當晚遊行未結束便重申修例將如期在立法會恢復二讀。政府漠視強大的民意使市民以直接手段回應政府的冷漠。

但是,黑暗狂傲卻勝過希望與和平。當長官稱抗爭者為暴徒,要平息暴動,示威者成了擄物,在武力下受傷害;記者遭阻止、留難他們採訪求真相的職分。令人氣憤難平的是特首以母親的口吻,稱平亂猶如教導孩子不要犯錯。主流電視台每天不停報道示威者使用武力,卻對警方的處理手法輕描淡寫,試圖淡化使用過度武力的問題。事件過後,有傳政府會暫緩修例,但不肯撤回草案。

我們由想着哀兵必勝的冀望,到為抗爭者遭污衊、受傷的心痛,到為在位、執法的無情、蔑視感到憤怒,到現在的暫緩。修例的核心問題——如何處理港人對內地司法制度的不信任,本港法治、人權仍會否得保障——仍未處理,我們不能鬆懈。然而,我們看見主的帳幕在人間。人們在金鐘四周唱詩、祈禱,正是神正在作工,在黑暗之處發出和平的光芒。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5:24)。神藉先知向世人呼喊,作惡的雖獻上人看為最好最多給神以求討利,但神全不悅納。今日,事態雖然有緩和跡象,但事件的不公義的地方仍未處理。面對這樣不堪入目、去人性的時代,惟願神垂聽地上的哀聲禱聲,教導我們爭戰,願祢國度降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