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那不能處理的 杜幼珊

「行為背後必有原因」,這句話近日強烈、反覆地在腦袋泛起,一直領我屏息靜氣去沉澱近日香港的「六月悲傷」事件;談到行為,每遇上不合宜、不妥當、非常規或是違法的行為,我們普遍的反應是「處理行為」,包括:糾正、遏止、除掉、懲治等,香港的文化既急速又即食,效率和效果是我們的著眼點,所以我們習慣和傾向止步於「處理行為」這個層面,其實追求更理想、更徹底的果效,還有很多層面有待處理,可以是找出引發行為背後的客觀事件或處境,例如:自毀行為背後源於考試成績強差人意,可以是找出引發行為的個人觀點或主觀期望,例如:成績差劣代表我沒有價值,我不值得被愛;設若處理客觀事件或處境,找個補習老師作功課輔導一般也能解決,設若處理個人的觀點或主觀的期望,就必須滿足當事人的內在需要——沒有前設地聆聽心聲,沒有設限地同理心情,無條件地接納當事人刻下的獨特性與價值,並予以肯定。

處理行為以外,進深處理隱藏的觸發因素和誘發酵素——客觀的事件和內在的需要,其效果是徹底和長遠的,既能滿足當時人的情感和心理的槽谷,又能夠賦權予當時人,加強其勇氣值,敢於面對自我!提升其成熟度,追求突破限制!開闊其視野,拓展反思能力!當然,跟進深層的需要,時間、耐性和心力就必須付上,這與香港的即食與急攻文化產生無窮張力,對於深層需要的處理,由於缺乏逼切感和危機感,不了了知是大多數人的選擇!

面對生命終局的問題,未歸信耶穌的人會視為虛無飄渺和不設實際,皆因他們的宗教觀也是即食的——「信耶穌有咩用?可改善我的生活嗎?」、「耶穌幫到我嗎?能醫治我家人的重病嗎?」、「耶穌靠唔靠得住?係咪會幫我搵到份筍工?」人類眼光的短淺,心靈洞察的愚昧,限制我們停留在肉身的需要與今生的層面,人類心靈的狀況與內在的需要往往被忽略、被無視!

感謝主耶穌,祂不狹隘於作個處理事務的萬能先生,聖經記述一個患了十二年血漏的婦人,認定耶穌有能力醫治她的病患,礙於當代的人視血漏是個不潔的疾患,窒礙了婦人到耶穌跟前求醫治,她只暗暗地混入擠擁的人群中緊隨著耶穌,靜悄悄地摸耶穌的衣裳繸子,血漏立刻就止住,隨即被耶穌發現:「摸我的是誰?」婦人知道不能隱藏,便戰兢地承認,並把觸摸耶穌的緣由和怎樣立刻得醫治,勇敢地當著眾人面前訴說出來,主耶穌沒有半點責備,還堅固婦人的信心:「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去吧!」耶穌不單作肉身的醫治,還處理婦人內心的掙扎與恐懼,在眾人面前確認她已得潔淨,恢復她的自尊,肯定她的價值,為婦人作了全人的醫治,裡裡外外都痊癒,作個煥然一新的人。

感謝主耶穌甘願俯就無知與卑微的,來到世間就成救恩,為人類的生命終局提供出路,祂既是聖潔與公義,也是憐憫與慈愛,除了嚴肅與公正地處理和懲處罪惡與罪人,更徹底幫助罪人面對和解決罪惡的纏繞與控訴,使接受救恩的人可以罪得赦免,身心得醫治,與上帝復和,成為蒙恩的人!超越的主耶穌能處理那不能處理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