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真理飛 趙澤堯

英國於2016年的「脫歐公投」竟然在72.21%的高投票率下,以意想不到的51.89%贊成通過脫歐,促成《退出歐盟案》展開脫歐程序。至今三年,在商討脫歐安排中,很多投下「脫歐」一票的選民都後悔當時的決定,希望有第二次公投的機會。在今年初,一部以政客真實姓名拍攝的寫實電影《脫歐之戰》在美國電視台播放,電影跟據審理選舉投訴的聽證會材料,寫實地揭示了公投背後的黑暗面。

電影講述選舉策略師Domini Cummings,先集中宣傳兩個有關「留歐」會令英國人的利益,包括高昂會費和大量移民的既大卻迎又合「中間選民」口味,指控會阻礙英國人搵食。同一時間又以簡化、有效、直捷的方式,向不太理性不清楚來龍去脈政治冷感的首投族宣傳。他聘用一些科技公司去欺騙選民登入一些會收集個人資訊的網站,再分析大家在FacebookTwitter的大數據,統計網民留言、喜好、關注的事物,鎖定目標選民。再向不同目標群賣出10億個對應的廣告,例如:向種族歧視者賣有關土以其移民英國的廣告、對動物權益者宣揚歐盟國殺害販賣多少動物的宣傳…等,灌輸對歐盟的恨、憤怒和恐懼,推使民智未開的人行動。

在一些極權的封閉國家,經常以此原理愚民:在限制民間資訊的流通之下,向民眾發放大量煽情而非理性、似是而非而不是有根有據的事,勾起大部營營役役的人,對那些本為公眾利益和社會公平的抗爭者,產生恨意和憤怒,而其中的重點就是影響搵食。我們從市井口頭說法: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與及台灣的高雄市長的競選口號「高雄發大財」等就可想而知。

《路加福音》四章,記載了耶穌受洗後隨即在「沒有吃甚麼」的日子中,被魔鬼以「搵食」來誘惑。一段經典歌詞「為兩餐嘜都肯制」確實反映了70-80年代香港人在貧乏中的心態。但「脫歐公投」讓我們明白,就算有良好教育和高儲蓄率的英國人,仍會因生活營營役役而在「搵食」中迷失理性,在未被放大的資訊未有核實之下,就按情感投下後悔難翻的一票。搵食─確實是容易令人失去自己。

自「反送中」後香港近月局勢動盪,很多事情都不易看清。在每週都有的和平抗議和暴力衝突中,聽聞有些人已花掉積蓄的投入參與,正處於「沒有吃甚麼」的日子中。明天亦將有罷工行動,「搵食」的話題又再一次在被用作試探來挑戰我們信徒的身份。

路加藉這個耶穌受魔鬼試探的敘事提醒我們:我們若是神的兒女,活著,就不是單靠食物。當中給我兩個反思是「食物本應是給有需要的人」,並且在生活充足的時候,「何需為食物而捨棄真理」。

神學家Thomas Waltson說明了,「真理」是「誠實無偽,既公義又正直;慈愛高及諸天,誠實達到穹蒼。」「就肉體感官而言,祂是真實的。就道德感官而言,祂是正直無邪沒有詭詐的」。人要持守真理,就意味是在謊言、不公義、沒憐恤的扭曲時代中,在盼望中以「公義和憐憫啟動不說謊的神的應許」,「謙卑的與神同行」,藉真理使應許應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