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生命的吶喊 梁廣沅

為抗衡政府記者會,過百名市民自行組織民間記者會,記者會中提起勇武示威者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是由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在數年前提出,記者會指每個人對這句口號都有不同見解,當然我們的特首亦同樣有自己的解釋。

今日並非要分享小弟對這八個字的拙見,而想分享小弟聽過與「光復香港」類似的口號:「復興教會」。我從來(至今也是)不解復興教會是甚麼意思,也沒有人告訴過我。也許從復興二字推論,上帝的教會也許曾有一個光輝過去吧,經歷過這個時代的兄姊當然希望重新點燃教會屬靈的火焰,但我們這些弟妹就會有與港澳辦同樣的回應:想復興甚麼?把教會復興到哪裡去?

最近因一些原因略讀了尼希米記,尼希米記簡單而言是尼希米的回憶錄,記錄了猶太人被巴比倫人擄去後,過了很多個世代,隨波斯王古列的興起,巴比倫被征服,猶太人被容許返回故鄉,尼希米在聽見猶大人受凌辱、耶路撒冷城荒涼,為國家痛哭禱告,決定放棄自己作王酒政的厚職,回鄉重建耶路撒冷城牆(尼1:1-2:18)。尼希米沒有經歷過以色列輝煌的王朝,但他對國家的感情卻表露無遺,尼希米來到耶路撒冷住了三日,走到最破敗的地方,糞廠、火焚燒的城門、坐騎去不了的地方(尼2:11-16)。在重建城牆的過程中,看見尼希米愛國愛同胞、精明能幹、有毅力不放棄、心胸廣闊、對上帝敬虔。更重要的,他的生命是充滿激情,有感染力,我不知道怎樣形容,姑且叫做「生命力」。為了一個願景,無視嗤笑和同情,付上任何代價,彷佛成條命只為一件事而活,這是從生命根本的吶喊。

當然,尼希米這樣向上帝謙卑敬虔的人,綻放生命力,我們當然無話可說。但生命力不只有上帝的跟隨者擁有,香港人也正綻放生命,向自己愛的家。現在街頭抗爭的大部分像尼希米一樣沒有光輝過去,沒有經歷過所謂獅子山精神、經濟起飛、白手興家的日子。我自己對香港的感情可總結於一個故事:小時候我在後面街惠康幫家人買雪糕,滿心歡樂走到收銀時卻發現錢不見了,小朋友心靈脆弱,一面尷尬、一面怕被罰,正想哭起來之際,有一位素不相識的師奶給了我一張百元大鈔,代我付款,人倫之間是溫情的無條件的。時代改變,新一代對香港的感情不再是珍惜寶地、安居樂業,而是一份又一份有錢也買不到的香港價值,可以被嗤笑、可以被踐踏,但這對香港的感情是貨真價實。當新一代以「生命力」保護他們對香港的感情,難免有人會覺得搞亂檔、被洗腦。

做人久了,有時會帶點「醒目」,冷淡不問,不要跟車太貼。而尼希米就是那些不怕炒車,全面和深入去了解問題所在,願意委身付出大代價求主復興,展示自己作為上帝跟隨者的生命。要與付出生命力的人連結溝通,半吊子的覺悟只會換來嘲笑。生命力是激情、是決心,是沉重的,是血淋淋的、是拳拳到肉的、是衝動的、是自由的、是掙紮的、是無私的、是暴力的、是溫柔的、是理性的、是不理性的…會讓人感到不舒服,因為生命力總帶著影響力,衝激彼此的想法。我們熟悉一位帶有生命力的代表,耶穌。祂放棄天上的榮耀,走遍各城各鄉,見到人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樣,將自己擺上,且死在十字架上,他的存在就是生命與生命的對撞。我們作為基督的跟隨者,常說有神的兒子賜我們新生命,最應該在此地以基督同樣的方式展現生命力的,應該是我們。基督的生命力是甚麼?愛、禱告、盼望、和平、憐憫…聖靈已透過聖經向我們揭示。

當香港更多不同角色進場升級抗爭,又如何改寫這個運動的方向?我們,基督的跟隨者,又能以福音的生命力,為香港現在死結帶來甚麼改變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