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之子 陳國華

當信徒唱誦着〈法蘭西斯禱文〉(Prayer of Saint Francis),“和平之子”的意念深深值入我們的心懷意念之中;我們都以為自己就是和平之子!
主,使我作你和平之子。何處有仇恨,讓我播種仁愛;何處有傷害,讓我播種寬恕;何處有疑惑,讓我播種信心;何處有黑暗,讓我播種希望;何處有絕望,讓我播種光明;何處有愁苦,讓我播種喜樂;噢!主啊,使我可以去安慰多於求安慰;了解人多於被了解;去愛多於被愛。因為在施予時,我們有所得著;在寬恕時,我們得蒙寬恕;我們臨到死亡,便生於永生。
這禱文被譜成詩歌,好處是道出了你心中的理想,而又極易宣之於口,甚至有種讓人以為曉得唱,感覺上像是證明自己具有了和平之子的素養。
不過論到其中的期盼,在實踐上其實十分艱難,能夠學像個别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教牧人員、前線社工…等專職服務的人,對於我們這些門外漢並不容易,能走進貧民區、關懷露宿者……,可算是實踐過,在黑暗中發過光;當然還可以參加短宣,關心在偏遠地方像被遺忘的百姓、把福音傳給需要救恩的異邦人。有這些行動當然好得很。但,還可以作什麼?
要作名副其實的和平之子,會覺得比效法主更難;因為我們以為一定不可能達到像主耶穌的標準,那就將就將就好了!但作和平之子說時易,而連何時可行也不大了了,要也不曉得如何入手。我們甚至害怕實踐之時被人指指點點,又怕閒言閒語,說你在沽名釣譽。負面的想法和影響,即使走過一里,也猶疑能否多走一里(太5:41),甚至就此卻步。不過這歌的影響,可能比使徒保羅“光明的子女”的教導更深入人心,「良善、公義、誠實」這等光明子女行事為人的要求(弗5:8-9),實踐上必然比禱告、立志難得多。
不過禱文正面的描述,像聖經一樣,塑造着基督徒的品格觀念。我說的是觀念,不必然是擁有了這樣的品格!其實我們喜歡以這些標準來判斷別人,多於要求自己成為這樣人。
成為一個“基督徒”,許多人是不大清楚“基督徒”該是如何作成的。正如許多人只知道“題目”,內容和細節就只個大概,充分表現出“差不多先生”的個性,故此只能以一點印象來作籠統的指導方針。比方說,有人以為作和平之子就是要和平,不和諧的事搞事的人,都不能接受,其至敵對的態度看待。這樣如何可能作和平之子?保羅認識的和平之子,是「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2:14),主耶穌甚至以已身迎接粗暴的十字架,好除滅冤仇!祂並不規限自己在律法上的規條,不像今日和昔日的法利賽人不知精義所在
今日那些在示威前線兩造之間的人:記者、社工、醫護、苦口婆心諫的主婦和大叔、議員和教牧,當然還有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一些正在實踐作個和平之子我們可以嗎?

其實詩歌是禱告祈求,重要是表達“立志”,求主幫助我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