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鄰舍教會 趙澤堯

上週為了尋找教材主日學,我乘坐港鐵由教會到太子的基督教書室。在太子的車站月台遇到一對正在耳語的失明長者,原來他們需要尋找出閘的方向,於是我主動領他們上路面。我跟隨他們的同行方式,轉身讓為首的男士的左手踏在我右肩,緩步至最近位置乘電梯上大堂出閘。期間竟遇到一位神學院師姐,她見我跟他們有如此緊密的接觸,以為及生了什麼特別事情,我為免耽誤兩位長者的時間,只稍作分享情況後便跟師姐道別,最終順利領兩位失明長者出閘到明確的出口,實踐了「好鄰舍」的聖經教導。

「好鄰舍」的教導記載於《路加福音》十章30-36節,耶穌就著「永生」的問題帶出「好撒馬利亞人因憐憫的慈心而幫助毫不忘認識的人」的教導。教會是基督徒實踐「好鄰舍」的基本群體,例如對有需要的街坊作互助關懷、關心社區的新舊建設是否有利於民,與及關注社會制度及政策是否合理公義。這是基督徒從個人、社區以至社會中作「好鄰舍」的實踐。

作「好鄰舍」是有風險的,一方面會擔心對方在自己謙虛行善時乘機食住上,作出更多的不合理要求;也有可能被別人誤會;更有機會被曲解為立心不良的風險。近日一份被公認為不客觀的報章,藉教會開放地方予公眾活動人士作休息站一事,作出開宗名義的指控某宗派的教會是暴力事件的推手。他們把進去休息的所有人定為暴力分子,是罪人。可笑的卻是報導者同樣可以進出休息站。就著當中指控,我認為有一半是對的,另一半卻是錯的!對的是教會正是接納如我們一般的罪人的地方;錯的卻是教會雖接納各類罪人,但並不等同於接納罪和激進的行為!讓我們從耶穌呼召門徒的事作為例子的說明。

耶穌的身邊有位叫西門的門徒,他並非使徒彼得,乃是被早期的教會領袖描述為「奮銳黨」的西門,更準確的翻譯是「激進黨」。解經家都認為,門徒西門起初是嘗試從耶穌─猶太人心中盼望的彌賽亞─身上,尋覓在政治上的出路。而耶穌卻沒有計較他的動機,反而更會接納他,讓他與其他門徒一起彼此學習、生活和服侍。耶穌立他作門徒,並非要加入又或者要認同「激進」之路。主耶穌仍然以捨己的愛來叫門徒彼此洗腳(13:14),更極至的是愛仇敵(太五44、路六35),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用十架的愛與聖靈同行。因此接納罪人並不等同於接納人繼續犯罪,乃是要轉化人的生命。

聰明的你必會發現,耶穌講「好鄰舍」的教導,是因為有位「來者不善」的律法師來試探耶穌(路十25-29),主就以「好鄰舍」的教導,在群眾中把這律法師的詭計消解。在當時羅馬極權中,無偽正直的主耶穌仍經常會被權貴惡意的試探。歷史也告訢我們,作為一所好鄰舍的教會,同樣也會面對有勢力人士的惡意挑戰。隨著嚴厲打擊宗教的風氣,鬥爭文化的策略升溫,在打壓反修例運動更趨劇烈之勢力下,我們更需要開放聆聽社會中各階層的聲音,以至明辯善惡,轉化生命歸向正直無偽的真理之主,這才算是實踐「好鄰舍」的基督徒

好鄰舍」顯明了「得永生」是一種從內而外的生命聖潔特質並非詭辯於律法或盲守條文就可得到。相反,我們應以憐憫人的慈心,把焦點從物件(object)中轉向那些本有神形象樣式的人的各樣需要之中,實踐好鄰舍教會。

Comments are closed.